爵式灵修|入门后的祈祷11

2023-03-17 10:36   文/多玛斯▪格林  阅读量:3917

第一部分:从相识到相爱

 

第一章:井水、溪水和甘霖沛降

天主提供给我们一个无形的抽水机,来增加我们微薄的能力。让我们感到一切都变得生气勃勃,圣经中的每一行字,世上的每一受造物,都对我们述说慈爱的天主和天主的慈爱。这是我们内修生活的春天。抽水机一旦启动,任何一段圣经或任何一件事,都能把天主启示带给人。这是内修生活的第一次真正的突破。我们开始懂得为什么要说祈祷是「爱」而不是「想」了。

默想和默观是对上主和祂在我生命中的地位进行思考,而真正的祈祷则是同上主在一起。可以说,当我们开始利用第二种汲水的方法时,我们已开始学习如何真正地祈祷了。好友在一起,彼此不会「想」对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反正「在一起」就是幸福。那时,或是谈话或是静默,一切都是自发的、轻松的;没有困难,也没有矫揉造作。所有艰辛的「设法认识」,已经开始在喜乐中结出「与祂同在」的果实了。

 

 

接上篇

入门后祈祷(十一)

一九五〇年,我开始耶稣会的初学生活。对这一段时日,我记忆犹新。当时,真是圣召特别多的辉煌岁月。我们共约一百二十五位初学生,挤满了两大间自习室。每人一张书桌,除了书桌以外,还有一把木制的跪凳。在当时,跪着祈祷是「严格规定的」。如果有人不跪,而是站着或坐着,那就很可能会被初学导师召去,导师会委婉地问他是否生病了。

有多少个早晨,我跪在那里,努力想做好默想,但膝盖的疼痛使我心烦意乱;我心里想祈祷到底是什么,我是否真能发现祈祷的意义。我辛苦地默想,而这辛苦仅换来一点点热情。更糟的是,我周围的人,他们似乎都发现了内心喜乐的泉源。最糟糕的是,一位初学生(现在是一位卓越的神父,也是我的好友)好像经常把他内心深处的领悟和感受记录在神修日记内。他表面上的成功,更使我感到自己的失败是多么可悲。对他和其余的人,我感到有些愤恨。为什么他们所获得的,我就永远得不到呢?

几年以后,我得知,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没获得什么。他们当时所想的也和我所想的一样,甚至他们还认为我似乎是唯一一位发现祈祷秘密的人。多年来,我经常重述这故事,听者根据自己的经验对我所叙述的事,也都有同感。他们也都知道,这故事自有其幸福的结局,就是:如果我们能在这奇妙的境遇中坚持下去,终究有一天会来到,那时我们必将亲自发现我们所谈论的这一切。也许是在突然之间,神慰之水开始涌流了。

天主提供给我们一个无形的抽水机,来增加我们微薄的能力。于是我们也会明白我们周围的人先我们而发现的秘密。一切都会变得生气勃勃,圣经中的每一行字,世上的每一受造物,都对我们述说慈爱的天主和天主的慈爱。这是我们内修生活的春天。这情况有时发生在退省之中,一位修士可能会对我说:「你建议我用来祈祷的那段圣经真是恰当,它就是针对我而说的,使我深受感动。」我知道,一旦抽水机启动,任何一段圣经或任何一件事,都能把天主启示给人。

这是内修生活的第一次真正的突破。我们开始懂得为什么要说祈祷是「爱」而不是「想」了。大德兰称这种祈祷为安息的祈祷。她对此作了以下的说明:「现在我们要叙述叙述,园主所指定的第二种汲水方法:利用辘轳及水桶。园丁利用此装置所汲得的水不但较前者多,而且不太劳累,也用不着无休无止地工作下去,他可以休息一会。现在我要把这种方式,运用到所谓安息的祈祷上,并加以描述。」

「在此,灵魂已经开始收心,他已经濒临超性的领域了;不过他即使竭尽所能,还是不能靠自己的努力而达到超性领域。的确,有的时候,他似乎仍然运用理智在工作:他为辘轳的运转以及水桶是否满了水而疲惫不堪。但在这种情况下,水位比较高了,因此,所费的力气比起从井里汲水毕竟少多了。我是说,水离灵魂更近了,因为圣宠将自己更清楚地启示给灵魂了」。

上面的话使我们了解,为何大德兰称这种新的祈祷方法为安息的祈祷。祈祷的人「所汲得的水不但较前者多,而且不大劳累,也用不着无休无止地工作下去,他可以休息一会」。这时,就好像好友相聚令人感到高兴一样,人的心里对天主的临在,也自然生一种喜乐。当好友相聚时,彼此并不会考虑要如何交谈,也不会回去分析彼此间的关系。

好友在一起,彼此不会「想」对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关系,反正「在一起」就是幸福。那时,或是谈话或是静默,一切都是自发的、轻松的;没有困难,也没有矫揉造作。我经常用以下的事情做比方:假如你有一位好朋友,他住在远方。一天这朋友突然来看你,当他踏进你家门口,招呼你的时候,你对他说「请别和我说话,我正忙着想你。」这时,你的朋友必然会回答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想我。我既然在这里,你就该同我在一起,和我说话。」这就是默想、默观,和真正祈祷之间的区别。默想和默观是对上主和祂在我生命中的地位进行思考,而真正的祈祷则是同上主在一起。可以说,当我们开始利用第二种汲水的方法时,我们已开始学习如何真正地祈祷了。所有艰辛的「设法认识」,已经开始在喜乐中结出「与祂同在」的果实了。

当然,正如人间的友情一样,这种转化通常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要和另一个人怡然自在的相处,其过程是缓慢的,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的。有时候彼此感到很融洽,有时候又感到很局促,两种情况交织在一起。为此,我们可以明白为何大德兰的比喻是如此的恰当,也可以了解为何她要说:「有的时候,他似乎仍然运用理智在工作;他为辘轳的运转以及水桶是否满了水而疲惫不堪。」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表示我们又回到默想和默观的井边,我们还是在探讨天主是谁。但是,现在我们已经会用更多的时间去品尝井水了。井水似乎常升到井面上来了。犹如我方才所说的,处在这种新的关系之中,我们首先会感到一些不自在。因为我们已习惯于要做些事,静止在那里反而感到不自在了。

 

未完待续

 

节选自《井枯之时》

 

我们非常期待听到您对《爵式灵修》内容的心声与反馈,如您有什么想对我们说的,

可以发邮件到:986193703@qq.com,期待您的来信~!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