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的圣事》(三)

2023-09-16 14:54   公教会礼仪发凡  阅读量:5684

《爱德的圣事》

教宗本笃十六世宗座劝谕(三)

第二部分

感恩祭(圣体圣事),应举行的奥迹

「我实话告诉你们,不是梅瑟给了你们天上的食粮,而是我父赐给真正天上的食粮」(若六,32

 

祈祷的法则和信仰的法则

 

34、主教会议的主教们在长时间地思考圣体圣事的信仰和圣体圣事庆典的举行之内在关系时,终于指出「Lex OrandiLex Credendi」(祈祷的法则和信仰的法则)之间的关联性,并且强调礼仪行动的首要地位。圣体圣事应该是被体验有如是同一件信德的奥迹,应该确实地庆祝并且以一种清晰的意识,「信德的理智对于教会礼仪的行动,有其原始根本的关系」(105)。在这一领域之神学省思都不能与基督亲自建立之圣事性程序分离。另一方面,礼仪行为也绝不能被视为一般性的事物,而与信德奥迹分开。我们的信德和圣体圣事的礼仪两者在同一事件中,都有它们同一的源头:即基督在巴斯卦(逾越)奥迹中的自我奉献。

 

美与礼仪

 

35、这一个信理与崇拜之间的关系,是以一种特殊方式,由于美的丰富之神学和礼仪范畴而显得更加显明。像基督信仰中的其他启示一样,礼仪与生俱来就与美有所关联;它是真理的光辉。礼仪的巴斯卦(逾越)奥迹的灿烂表现,在这之中,基督牵引我们归向祂自己并召叫我们进入我们彼此的共融之中。诚如圣文都拉说的,在耶稣内,我们在它们的源头仰瞻美和光辉(106)。这不是一种单纯的审美主义,而是天主爱的真理,以具体的方式在基督内与我们相遇,吸引着我们并使我们喜乐,使我们能够从我们自己的内在脱颖而出,并且牵引着我们迈向我们真正的圣召,那就是爱(107)。天主容许祂自己先临在受造物之中,在宇宙的美与和谐之中,隐约地被瞥见(见智十三,5;罗一,1920)。在旧约中,当天主在祂的选民中,在祂的奇妙行动中,显现祂的光荣时,我们看到天主大能的许多雄伟的记号(见出十四,1610,廿四,1218;户十四,2023)。在新约中,在耶稣基督身上于天主的启示中天主展现这一个美,并使之达到其决定性的圆满(108):基督是天主光荣的圆满表现。在圣子的光荣中,圣父的光荣放射出光芒并传送出去(见若一,14;八,54;十二,28;十七,1)。虽然这一个「美」并不是单纯在比例上之和谐和形状;「世人之中最俊美的」(咏四十五(四十四),3)而「奇妙地」的是,祂也是一位「没有俊美」也没有华丽可使我们瞻仰;祂也没有仪容,可使我们恋慕(依五十三,2)。耶稣基督指示给我们,爱的真理如何能够改变,甚至把死亡黑暗的神秘转变为复活灿烂的亮光。在此天主光荣的光辉凌驾于一切世上的美丽。而最真实的美丽就是天主的爱,是祂决定性地在巴斯卦(逾越)奥迹中,把祂自己启示给了我们。

 

礼仪的美是这一件奥迹的部分;它是天主光荣最卓越的表达,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世上之天上的闪耀。耶稣的牺牲纪念包含那种美的一些事物,即伯铎、雅各伯和若望,当师傅在走向耶路撒冷的路上,在他们的眼前显容时,他们亲眼看到的美(见谷九,2)。因此,美并不是纯粹的装饰,却是礼仪行动之一种主要的要素,因为它是天主自己和祂自我启示的属性。这些默想都是要使我们理解那些所必须担心的事,而礼仪行动就是反映它本身与生俱来的光辉。

 

感恩祭(圣体圣事)的举行,「基督整体」的工程

 

基督是整体在头和在身体内

 

36、礼仪内在的美之「主体」就是基督自己,是在圣神内复活和受光荣的那位,祂包括在祂工作内的教会(109)。这里我又可以想起圣奥思定的一句能唤醒人心的话,这一句话明显地就在描述真正合乎圣体圣事之信德动力。这一位希波教区的主教,特别在谈论圣体圣事的奥迹时,强调这一件事实,就是基督把我们与祂自己同化了:「你们在祭台上所看到的饼,为天主的话祝圣后,即成为基督的体、圣爵,或者宁可说,圣爵内所容的东西,经天主的话──祝圣,即成为基督的圣血。在这些标记中,主基督愿意将祂的体,和祂那为我们的罪赦而倾流的血,托付给了我们。如果你适当地领受它们,我们自己就成为你所领受的」(110)。因此,「我们不只是成为基督徒,我们已经变成基督自己」(111)。因此,我们能够仰瞻天主奥妙的工程,即在我们自己和主耶稣之间完成一件深奥的合一:「人可以不相信,基督是头的部位,但却不能不相信基督在祂的身体内;但我们宁愿说,祂是完全地在头上,也在身体内」(112)。

 

圣体圣事(感恩祭)和复活的基督

 

37、既然圣体圣事的礼仪主要地是一项行动,即那藉着圣神而将我们牵引进基督内的行动,它的结构就不是任何可以用我们的力量予以改变的东西,也不能为最近的趋势所能绑架的。在此,我们也可应用圣保禄那不可驳倒的话说:「除了已奠立了的根基,即耶稣基督外,任何人不能再奠立别的根基」(格前三,11)。又是这位外邦人的使徒,他再一次地跟我们保证,对于圣体圣事,他所介绍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教导,而是他自己所领受的(见格前十一,23)。圣体圣事的举行是包含并牵涉到生活的传统。教会举行圣体圣事的祭献是顺从基督的命令,是根基于复活的主之经验和圣神的流露。为着这一个理由,从一开始,基督徒团体就在主的日子上,聚会而行擘饼礼。主日,基督从死者中复活的日子,也是一周的第一天,就是旧约传统把它视为是天主开始创造工程的那一天。创世的那一天如今就变为「新创造」的那一天,我们获救的日子,就在我们纪念死而复活的基督的时候(113)。

 

庆典的艺术(Ars Celebrandi

 

38、在世界主教会议进行期间,一直坚持要避免在庆典的艺术(Ars Celebrandi),即适当之举祭的方式,和所有信徒之完全,积极而有效益的参与之间,出现反命题(Antithesis)的情况。为培养天主子民在神圣礼仪中,其主要的方式,即礼规本身的适当举行。举行的方式是保证积极参与的最好方法(114)。举行的方式是忠实而固守其内含丰富的礼仪规则;的确,两千年来,这种举行的方式支持所有信徒们的信仰生活,也召唤了天主子民,王者的祭司,圣洁的邦国参与祭献的举行(伯前二,469)(115)。

 

主教,最高的主祭

 

39、虽然整个天主子民参与圣体圣事的礼仪是真实的,但一个正确的礼仪的举行方式,是需要那些领圣秩圣事的人须负起的特别责任。主教、司铎和执事,每一个按照他们自己的位阶,应该把举行礼仪视为他们的主要义务(116)。首先,这对教区主教是真实的:作为「托付给他照顾之个别教会,天主奥迹之首席管理员,他是调人、推行者,并且是整个教会礼仪生命的看守人」(117)。这主要的就是,个别教会生命,不仅仅是与主教共融而要求在他辖下地区内的每一次的礼仪举行的适法性,而且更因为他自己在他的教区内是最高的主祭(118)。他有责任确保在他教区内所举行的礼仪都是统一与和谐的。因此,主教必须是「决定司铎们、执事们、以及平信徒更深入的领悟礼规和礼仪经本的真正意义,因而被带领到积极而有效益的参与圣体圣事之庆祝行动」(119)。我想要请求你们的是,即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努力,都是为确保主教在他座堂所举行的各项礼仪,都要以完全尊重庆典的艺术来完成,因此,他们能够被视为整个教区的一个典范(120)。

 

尊重礼仪经书和标记的富裕

 

40、强调庆典艺术之重要性也引领我们认识礼仪规则的价值(121)。庆典的艺术应该培养那些帮助耕耘这种意义之外表记号的神圣感和用法、诸如、礼规的和谐、礼仪的服饰、陈设和神圣空间。圣体圣事的举行,在司铎们和礼仪领导人努力地使人了解当前的礼仪经书和礼仪规则,使在罗马弥撒经书总论和弥撒读经程序可即发现的富裕而成为有效,是加分的。或许我们认为,我们的教会团体已经了解并知道这些泉源,但并不经常是这样。这些经文所包含的丰富,是天主子民两千多年来信仰的历史和体验的保存与表达。其正确的举祭方式,同样重要的是对用为礼仪的各个不同语言要细心注意和表达方式:文字和音乐、动作和静默、移动、礼仪服饰的颜色。藉着它本身的本质,礼仪在不同的传送层次上的作为,是能使它与整个的人结合的。它举止动作的单纯和它井然有序之连续记号动作的严谨,是比任何自我发明和一些不必要的附加举止所动所传送和启发的,更多且更深入。对于礼规的特殊结构必须注意其周延性与忠实,一方面是对圣体圣事本质作为一个礼物,表明承认,而另一方是在举祭者的部分,它表达了对于领受这项永不败坏的恩惠(礼物)。

 

服务礼仪的艺术品

 

41、在美与礼仪之间的深切关系中,使我们周延地注意到在举行礼仪上所放置之每一件艺术品(122)。教堂的建筑当然是圣艺的一个重要要件(123),应强调圣所摆设的一体性,诸如祭台、十字苦像、圣体龛、读经台和主祭者的坐椅。在此,重要的是要记住,神圣建筑的目的是要提供给教会,一个适当的空间,以举行信德奥迹的庆典,特别是圣体圣事的礼典(124)。基督徒的教堂之真正本质是界定在礼仪,它是一个信徒们的集会(ecclesia)的教会活石(见伯前二,5)。

 

这一个原则为一般的圣艺都是同样的有效,特别是画像和雕像,在此,宗教的画像都应指向圣事的神秘传授。对圣艺历史有一种充分的认识,为那些负责为礼仪创造一些艺术作品是有利于受命的艺术家和建筑师。因此,重要的是,神学生和司铎们的教育应包括艺术史的研读,连同特别对照一些神圣建筑物和礼仪规章的规定要有所认知。每一件与圣体圣事有关的事物都应以美为标记。对于服饰、铺设和圣器要予以特别的尊重与照料,因此,藉着这些事物的和谐与秩序井然的摆设,即能培养信徒对天主奥迹的敬畏,并表现其信德的统一以及增强其心火的热忱(125)。

 

礼仪的歌曲

 

42、在庆典艺术(Ars celebandi)中,礼仪歌曲是有它的崇高地位(126)。圣奥思定在他的一次著名的讲道中曾正确地说道:「新人唱新歌。歌唱是喜乐的表达,而如果我们加以思考这事,它则是爱的表现」(127)。天主子民集会举行礼仪庆典,歌唱赞颂天主。在教会两千多年来之历史过程中,教会曾经创造了,而现在仍在创造一些音乐与歌曲,这些表现一个信仰与爱的富饶产业。这一个遗产是不应该遗失的。当然地,只要是礼仪所关切的,我们不能说这一首歌曲是与另一首歌曲一样好。一般性的即时创作或那些失于尊重礼仪意义的音乐类型的引进,都有必要避免。作为礼仪的一个要件,歌曲必须先是正好融合于礼仪庆典(128)。因此,事实──即内容、音乐、演奏──都应符合庆祝之奥迹的意义,符合礼规和礼仪季节的结构(129)。最后,在尊重各个不同的风格和一些不同且具有高度可称赞的传统下,我渴望,在符合世界主教会议教父们先前所要求的,额我略圣歌(Gregorian Chant平歌)是值得推崇并且是罗马礼仪之适当的歌曲(131)。

 

圣体圣事庆典的结构

 

43、主教会议中所提过并浮现于庆典艺术上的,许多深具意义的要件之后,如今我想转到圣体圣事的庆典,如果我们仍保持忠心而优先注意为梵二大公会议所要求的礼仪革新,而与伟大的教会传统一起延续下去时,我们必须特别注意一些礼仪结构的特别面向。

 

礼仪行动的内在统一

 

44、首先,我们有需要省思一下弥撒礼规之天生的统一性。无论是在要理讲授和在目前举祭的举止这两方面,大家都应避免有这种印象,即礼规的这两部分是单纯并列的。圣言(道)礼仪与圣体圣事(感恩祭)的礼仪,与前导和结束礼,「都是如此紧密而相互环结在一起,使得它们形成一个单一崇拜的行为」(132)。在天主圣言与圣体圣事之间有一个内在的砌合。从聆听天主圣言,信德诞生或增强(见罗十,17);在圣体圣事内,圣言成为血肉而交付给我们,作为我们精神的食粮(133)。因此,「从天主圣言和基督肉体的这两张餐桌上,教会领受并给与信徒们生命的食粮」(134)。因此,我们必须经常牢记在心,为教会在礼仪中所颂读和宣讲的天主圣言,领导我们进入圣体圣事内,一如进入它自己之同性质的目的一样。

 

圣言(道)礼仪

 

45、连同主教会议一起,我要求圣言(道)礼仪是常要仔细地准备及举行的。因此,我劝勉大家,即大家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确保天主圣言礼仪的宣讲是托付给有良好准备的读经员。让我们永不忘记,「当圣经在教会中诵读时,是天主亲自向衪的子民讲话,而临在于衪自己圣言中的基督,亲自宣讲福音」(135)。我们是如此提议的,即可提供一句简短介绍的话,以焦聚信徒们的注意力。如果大家都确实了解,天主的圣言是必须在一种与教会共融的精神下,被聆听和被接受,并且也要有一种清晰的意识圣体圣事本身的统一性。的确,我们所宣讲和所接受的圣言,是成了血肉的圣言(见若一,14);它是与基督的位格无法分割地结合在一起,并且以圣事的方式继续临在于我们中间。基督没有说在过去,而是说在现在,正是现在,衪临在于礼仪的行动中。在基督信仰所启示的这一件圣事的情势中(136),对于天主圣言的认知与研读,是能够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举行和生活于圣体圣事之中。在这里也是一样,我们能够看到,是如果「我们对于圣经的无知,那也就是我们对基督的无知」,这是千真万确的(137)。

 

因此,信徒们应受到帮助以了解在读经经书中圣经的富饶,藉着牧灵的启发,圣道礼仪和日课经的诵读。也要尽力地鼓励做那些传统所肯定的祈祷形式,诸如日课诵祷,特别是晨祷、晚祷和夜祷,以及前夕庆典。藉着圣咏的祈祷,圣经诵读和从伟大传统中抽取的诵读,这些都包括在日课经内,我们都可做一次基督事件和救恩史之深入经验,而这些将倒转过来富裕我们的了解,并使我们更丰富地参与圣体圣事庆典的举行(138)。

 

讲道

 

46、要重视天主圣言,就必须增进讲道的品质。讲道是「礼仪行为的部分」(139),并且是作为培养一个更深入了解天主的圣言,因此,它将在信徒们的生活中产生果实。因此,被祝圣的圣职人员必须「按照对圣经的适当认知,而小心地准备讲道」(140)。必须避免一般性和抽象的讲道。我特别要请求这些圣职人员,要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讲道,即所讲的道理要与天主圣言对圣事举行的宣讲(141),要和团体的生活有紧密的关联,因此,天主圣言真正成为教会生命的滋养和支持(142)。讲道之教理讲授和规劝的目的是不能忘记的。在礼仪年过程期间,正是要明智地并在三年读经书的基础上,提供给信徒们「主题式」的讲道以论述基督信仰的伟大主题,而为教会训导当局在天主教教理以及新近出版的精要本的四大「部分」中,权威性所安排之事物的基础上,就是:信德的宣示,基督奥迹的举行,在基督内的生活以及基督徒的祈祷(143)。

 

奉献祭品

 

47、主教会议的教父们也注意到祭品的奉献。这不应该被视为在圣道(言)礼仪和圣体圣事(圣祭)礼仪之间,单纯的一种「间隔」。这样想的话,至少会导致脆弱了由两个相互关联的部分而造成单一礼规的意义。这一个谦卑而朴实的动作实际上是相当有意义的:在我们呈现到祭台上的饼酒中,所有的受造物都被救赎主基督接收而被改变并献给圣父(144)。以这一个方式,即我们也把世界的劳苦和痛苦带到祭台上,明确的显示,每一件事物在天主眼中都有它的价值。这一个动作的真正意义不需要过度强调或复杂化,即可清楚的表达,它使我们能够了解天主如何邀请人类参与而将祂的化工带至完成,且在这样的做法上,对人类工作,赋与它的真正意义,因为藉着圣体圣事的举行,人类的劳动就与基督救赎的牺牲结合为一体。

 

感恩经文(祈祷文)

 

48、感恩经文是「整个庆典的中心与巅峰」(145)。它的重要性是值得适当地予以强调的。在弥撒经书中所包含之不同的感恩经(祈祷文),都是教会传给我们的生活传统,而且明显的都是神学和灵修上的无限财富。信徒们需要能够认知这个财富。在此,罗马弥撒总论的每一式感恩经之基本要件的清单对我们都是能够有所助益的:感恩、欢呼、祝圣祷词、制定叙文和祝圣、追忆、奉献、代祷以及最后的圣三颂(146)。如果我们在感恩经中,仰瞻呼求圣神和制定叙文间之深奥的统一性,我们就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富裕圣体圣事的灵修和神学方面的省思(147),因此「在最后晚餐中的牺牲就实现基督,亲自所建立的圣事」(148)。的确,「教会恳求圣神的德能使人手所奉献的祭品得以祝圣,就是,成为基督的身体和宝血,并且这无玷的牺牲要在我们领共融礼(领圣体)时被领受,而作为那些参与此事者的救恩」(149)。

 

和平(平安)的记号

 

49、以它的本质而言,圣体圣事本身就是和平(平安)的圣事。在弥撒中,圣体圣事奥迹的这一个幅度,就在和平的记号中找到它特别的说明。这一个记号当然有它伟大的价值(见若十四,27)。在我们的时代里,充满着畏惧和冲突,因此,这一个举动就变得特别的扣人心弦,即教会愈来愈更意识到她有责任坚定地为和平的恩惠和为她本身的合一以及为全人类大家庭祈祷。当然了,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渴望和平。教会为由所有善心的男女人士所举扬之和平与和解的希望,发出声音,引导它迈向「祂就是我们的和平」(弗二,14)的那一位那里,以及那位在所有的人之努力失败时,能带给每一个个人和民族和平者。因此,我们能够了解,在礼仪庆典进行中,给与和平的记号时,经常都会有所感动。即使是如此,在世界主教会议期间,也曾经讨论到,要对这一个动作,作适当而更大的约束,因为这一个动作能够被夸张并且是在领共融(领圣体)礼之前,在聚会场上,构成参与圣祭的人某些方面分心走意。但我们必须牢记在心,即使是和平(平安)的记号也是要以一种为保持庆典中应有的精神而严肃的方式来表达,任何事情都不会失落,比方说,限制只能对自己最直接的对方示意(150)。

 

分送圣体和领圣体

 

50、庆典的另一个时刻必须要提的就是分送圣体和领受神圣共融(圣体)礼。我要每一个人,尤其是晋秩的圣职人员和那些在经过适当培育后并在真正需要之情况下,受命执行分送圣体职务的人士,要尽一切的努力以确保,在这一个单纯的行动中,维持它的重要性,犹如是一个个人与主耶稣在圣事中相会一样。因此,为管理正确实行这事的规则,我想参照在这主题上一些新近公布的文件(151)。所有的基督徒团体都要忠诚地遵守现在的规则,在这些规则中看到信仰和爱的表达,我们大家都必须用以尊敬这崇高的圣事。再者,共融礼后感恩的宝贵时间也不应该忽略:除了唱一首适当的圣歌外,保持收心静默也是极有帮助的(152)。

 

因此,我想要大家注意目前我们经常遇到之牧灵问题。我正回应一个事实,在某些机会上──比方,婚礼弥撒、殡葬弥撒和一些类似的情形──除了活跃的天主教徒外,或许也有一些其他,有些已长时间没参加过弥撒的人,或一些住在一种不容许他们领受圣事之环境中的人在场。在其他的时间上,也会有一些其他宗派的基督信徒,甚至是其他宗教的信徒在场。类似的情况能在教堂内发生的,这些常被参观的教堂,尤其是在观光地区。在这些情况下,就有需要用一种简短而清楚的方式,告诉那些在场的人,圣事共融礼的意义和领受共融礼(领圣体)所需要的条件,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环境不可能确保圣体圣事的意义可被充分了解,就应该考虑以天主圣言(圣道)礼仪的庆典代替弥撒圣祭的举行更为恰当(153)。

 

遣散礼:「Ite Missa est」(这是个派遣,你们去罢)

 

51、最后,我想对世界主教会议教父们对于圣体圣事庆典结束时的遣散礼的观察作一短评。在降福之后,执事或司铎用这句话:「Ite, Missa Est」(这是个派遣,你们去罢!)以遣散群众。这些话帮助我们领悟正在举行的弥撒与基督徒在世上的使命之间的关系。在古代,弥撒简单地意思就是「遣散」。无论如何,在基督徒的惯用上,就逐渐地使用它的更深一层的意义。「遣散」这一个字已经被用为是一个「使命」。这些字简洁地表明教会福传使命的本质。对天主的子民而言,这是有助于更清楚地了解教会生活这一个重要的幅度,而把「遣散」作为一个起点。在这一个情景下,或许也可以帮助于提供大家充分认识的「新词句」,因为置于民众上面的祈祷和最后的降福,是为着使这一个关联性更为清楚(154)。

 

勤勉的参与

 

真实的参与

 

52、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适当地主张,整个天主子民要积极,圆满并有益地参与圣体圣事庆典的举行(155)。当然,在过去这几十年来所完成的革新,在迈向大公会议教父们愿望的实现上,已经做了不可忽视的进步。因此,我们总不可轻忽这一个事实,即关于这一个参与之确实意义,时常发生的一些误解。必须要把它说清楚的是,「参与」这一个字并不是在回应举行庆典中的一种纯粹外表的活动。事实上,大公会议所要求的积极参与,必须以更富实质辞意的方面予以了解,是要在对所举行庆典之奥迹,能有一个更大的意识,以及这奥迹与我们每日生活之间关系的基础。大公会议礼仪宪章激励信徒们参与圣体圣事庆典,不要像「一个陌生人或沉默的观众」,而是要如同一位参与「神圣行动,知晓他们在做什么之积极而虔诚的」参与者(156)。这一道劝谕没有失落它任何力气。大公会议继续地说,信徒们应受天主圣言的教诲,并为主之圣体餐桌所滋养。他们应该感谢天主。奉献无玷的牺牲,不仅是藉着司铎祭司的手,而且也是大家一起连同司铎共同奉献,他们应该学习做他们自己的一种自我奉献。藉着基督,中保,他们应该一天比一天地愈来愈被牵引而进入与天主和其他的人之更圆满共融的境地(157)。

 

参与和司铎的职务

 

53、礼仪的美与和谐是出现在于为使每一个受召唤而积极参与之秩序而动人心弦的表达上。这是需要对每一个从事庆典庆祝中的制度级之角色要有所认知。记得积极参与本质上并不等于实行一种特殊的职务。平信徒积极的参与并不会从无力分辨在教会的共融内,每一个人不同职能上所发生的混乱中的益处(158)。关于司铎的特别的职能,是有需要予以澄清的。他单独一人,而不是其他的人,一如教会传统所证实的,从一开始问候词一直到最后的降福礼,他一人统辖整个圣体圣事礼仪的庆祝。在他所领受的圣秩圣事的德能下,他代表耶稣基督,教会的头,并且以一种特殊的方式,也代表教会本身(159)。事实上,圣体圣事的每一次庆典的举行,都是由主教领导,「或是由他本人或是藉由司铎,因为他们是主教的助手」(160)。他(主教)藉着一位执事的帮助,执事在庆典举行中有他特殊的职责:他准备祭台、协助司铎、宣讲福音、时常讲道,诵念信友祷词的意向,并且给信友们分送圣体(161)。联合这些圣秩圣事所连结的圣职,还有礼仪事工中的其他职务,是能够以可称赞的方式,由修会士或受过适当训练的平信徒来担任的(162)。

 

感恩祭庆典的举行与本土化

 

54、基于梵二大公会议这些基本的声明,主教会议之教父们一直强调平信徒积极参与圣体圣事祭祀的重要性。为要培养这一种参与,就必须做好一系列适当适应各个不同背景和文化的准备(163)。事实就是虽然有某些妄用情事的存在,但总不能减损这一清楚的原则,因为这一原则必须依照教会真实的需要予以维持,尤其是教会在不同文化的情景中生活和举行基督的这项奥迹时。在降生成人的奥迹中,主耶稣生于女人并且是充满人性(见迦四,4),直接进入不单单是在旧约中所呈现之期待,而且也是一切民族所期待的关系之中。因此祂指出,天主愿意在我们原有具体的情况中,与我们会面。平信徒更有效益地参与神圣的奥迹,因而将从圣体圣事之庆典不断地本土化而受益,依循罗马弥撒经书总论所提供之适应的可能性(164),为圣事圣礼部第四号指令所陈列标准的光照下,和一九九四年元月廿五日合法的多元之圣事规律(165)以及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教会在非洲等劝谕中(166)所解释的指示所注释的标准。对这一个目的,我鼓励各个主教团要努力维持在目前已公布的标准和指示之间真正平衡和新的适应(167)之同时,要常常与圣座保持有一致的看法。

 

作为「一个积极参与者」的个人条件

 

55、在思考平信徒积极参与礼仪方面,主教会议的教父们也讨论了在个人方面,为能有成果的参与庆典时,所需要的个人条件(168)。这些条件中的一个,当然就是坚毅悔改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必须充分地显示在所有信徒的生活中。如果人只是表面上的接近这件圣事而没有做自己生活上的省察,就不用期待能够有积极参与圣体圣事感恩祭礼之情事。这一种内在的气质是可以培养的,譬如,藉着至少礼仪之前一小片刻收心和静默,藉着斋戒,而需要时,则可藉和好忏悔圣事的举行。一颗与天主和好的心将使人真诚参与成为可能。信徒们必须牢记在心的是,如果不具备努力积极参与聚会的全面生活,是无法积极的参与神圣奥迹的,这也包括要将基督的爱带入社会生命中的福传传教士的行动在内。

 

明显地当信徒个人走向祭台去领共融(圣体)礼时,圆满参与圣体圣事就因而产生了(169)。这仍然是真实的,我们必须要注意的是,这些至少可推断,即他们在礼仪中临在于圣堂里的这一个单纯的事实,就赋与他们走向感恩祭桌前的权利和义务。既使是在无法领受神圣共融礼的情况下,参与弥撒仍然必须的、重要的、有意义并且是有益处的。在这些情势下,藉着神领圣体以培育渴望与基督完全的结合,是一件有益的事,这是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所赞赏(170)并为那些灵修生活导师圣人们所推举的(171)。

 

非天主教之基督徒的参与

 

56、参与圣体圣事感恩祭的主体,对于那些属于未与天主公教会圆满共融的教会或教团的基督徒,是会产生一个问题的。关于此事,这也就说明,在圣体圣事与教会合一之间的内在关联鼓动我们追寻在有一天,我们能与所有相信基督的信徒一起举行神圣弥撒圣祭的庆典,并以这种方式有形地表达基督为祂的门徒所期望的圆满合一(见若十七,21)。另一方面,我们对基督体血的圣事应有的尊重,也防止我们避免把它作成一项不分皂白地只用为得到那项所谓的「合一」之「工具」(172)。事实上,圣体圣事不仅表达我们个人与基督的共融,而且也意味着我们与教会的完全共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虽然悲伤地带着希望,要求那些非天主教徒的基督徒要了解并尊重我们的信理,因为这是基础于圣经和传统的信理。我们坚持,圣体圣事的共融和教会的共融是如此的紧密。使得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容许非天主教之基督徒在没有享受与天主教会完全圆满共融之前,领受圣体圣事的共融。因此,目前与那些未与天主教会完全共融的教会或教团的圣职人员一起共祭是毫无意义的。但为他们永远救恩的缘故,允许非天主教之基督徒,个人参与圣体圣事的庆典,领受和好圣事和病人付油圣事,却是真理。但这事的可能性是只有在特殊,例外的条件下,并且必须遵守一些明确指定的条件(173)。这些都在天主教教理书上,有明确的指示(175)。每一个人都该忠诚地遵守这些规则。

 

藉由大传播媒体的方式参与

 

57、由于大众传媒体显着的发展,「参与」这个字,在近几十年来已承当了一个更宽广的意义。我们大家都高兴地承认,媒体也已经为圣体圣事感恩祭的举行,开启了一些新的可能性(176)。这是需要特别准备的,并且是在这一部门的牧灵工作者方面,需有一种责任的敏锐感觉。当弥撒是在电视上转播,不可避免的,它是倾向于明确的范本。因此,应该小心的是要确保,再加上选择适当的地方和良好设施的地方,有效地尊重礼仪规则而举行。

 

最后,有关参与媒体转播弥撒之价值的问题,即那些聆听或收看这些转播的人都应该意到,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满全他们正常参与弥撒的本份。视觉的影像可表现真实,但它们实际上不能产生实体(177)。虽然年长者和患病的人透过收音机和电视机参与主日弥撒圣祭,是值得称赞的,同样地也不能向这些这样思考的人说,这样的转播可免除他不去教堂和在生活的教会中参与圣体圣事感恩祭的聚会。

 

病患的积极参与

 

58、在想到那些由于健康或因年岁已老迈而不能到敬拜的场所,我想要唤起全体教会要注意对病患提供灵修上牧灵协助的重要性,无论是那些在家居住和住院医治的病患皆然。他们的情况在世界主教会议中常被提到。我们的这些特别兄弟姐妹应该经常可领受圣事上的共融(领圣体)。以这一种方法,他们能够增强他们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已复活的基督之关系,并且藉着他们将他们的痛苦结合于我们的主牺牲的奉献,使他们感觉到他们完全生活于教会的生命和使命之中。需要特别关心那些身心障碍的兄弟姐妹。当他们的状况许可时,教会团体应该尽可能地使他们能到敬拜的场所。圣堂的建筑物应设计为可供残障者自由的进出。最后,一旦有任何的可能,都应该使智障者能领圣体圣事共融(领圣体)礼,如果他们已领洗并领过坚振圣事:他们在是家庭或在陪侍(教养)他们的团体之信仰中领圣体的(178)。

 

关心囚犯

 

59、教会的灵修传统,将她自己置于基督自己的话之基础上(见玛廿五,36),受命要探望囚犯作为天主仁慈本身工作的一部分。囚犯特别需要主藉着圣体感恩祭的圣事而亲身的造访。经验着教会团体的接近,在圣体圣事上的分享,并在这一个艰难和痛苦的时刻里,领受神圣的共融(领神圣圣体)礼,必然可对一个犯人之信仰旅程的品质有所贡献并成全其社会层面的复建。在思虑主教会议的建议时,我要各个教区尽其所能的要确保在监狱牧灵的灵修工作上,要投入足够的牧灵资源(179)。

 

移民与参与感恩祭

 

60、现在我们转向那些由于各种不同的原因,被迫离开他们出生的国家的人们,主教会议对那些从事移民牧灵照顾的人士,表达特别谢意。我们必须特别注意那些属于东方礼之天主教徒的移民;再加上他们远离家乡,因此他们遇上困难而不能以他们自己所有的礼规,来参与圣体圣事的礼仪。由于这一个理由,只要有可能,他们应受到他们礼规之神父的服务。无论如何,我都要求主教们以基督的爱来接纳欢迎这些兄弟姐妹。在不同礼规的信友当中的接触是能证明相互丰富的一个泉源。我特别在意的是,尤其是为圣职人员,那由于对不同传统的认知而来的恩典(180)。

 

大规模的庆典

 

61、主教会议思考在特别机会中举行的大规模的庆典,这并且不仅牵动了一个数目庞大的平信徒,而且也有许多共祭的神父的情况下,礼仪参与的品质(181)。一方面,我们轻易地就可了解这些时刻的重要性,尤其是当主教为他的司铎团和执事们所环绕而亲自主祭。而另一方面,在这些情况下,也不是经常可轻易地清楚的可以表达司铎职的合一,尤其是在感恩经祈祷和分施神圣共融礼(分送圣体)之间。需要尽力地避免这些大规模的共祭礼仪失去它们的焦点。这个只能藉着适切的协调以及安排适当的敬拜场所,使得司铎们和平信徒们都可确实地圆满参与。无论如何,必须牢记在心的是,我们在此所谈论的,特别的共祭礼仪,只限于额外的情况。

 

拉丁语

 

62、上面所观察没有任何的一点,可使我们对这些大型的礼仪庆典的重要性,存有任何的疑问。我在此是特别要思考的是国际聚会时的礼仪庆典之举行,这些庆典的举行目前是非常频繁。这些机会应该要特别珍惜把握。为要能更清楚地表达教会的一体性和普世性,我希望能为主教会议,融和梵二大公会议的指示(182)所做的建议背书,即除开读经、讲道和信友祷词外,这些礼仪庆典应可用拉丁文来举行。同样的,教会传统上为大众所共知的祈祷经文也可用拉丁文来念,而且如果可能的话,也可唱一些额我略圣歌精选(平歌精选或葛利果圣歌精选)。较一般性而言,我要求,将来司铎,要从他们在修院时期开始,要接受以了解并用拉丁文举祭(举行弥撒)的必要培育,而且也能使用拉丁经书和演唱葛利果圣歌;我们不应忘记,信友是可受教导成能用拉丁文念较普遍的经文,并能在礼仪中的某些部分唱葛利果圣乐(184)。

 

在小团体中举行感恩祭

 

63、当大家更有意识,更积极并更有益的参与感到兴趣时,就会产生一种非常不同的情景,即牧灵的环境有利于小团体的庆典。虽然我们肯定这一种形式的培育价值,但我们必须声明,诸如这样的礼仪庆典之举行就必须与教区全部牧灵行动取得行动上的一致。这些庆典的举行,如果是感觉到要与个别的个体竞争,或与之平行则将失去它们在教理讲授上的价值。关于这一点,主教会议公布了一些必要的标准:小团体必须服务于团体统一,而不是团体的破碎;有利的果实必须是清晰可见;这些团体必须激励整个聚会丰裕的参与,并且尽可能地维护个别家庭礼仪生活的统一(185)。

 

内在参与庆典的举行

 

秘法传授式之教理讲授

 

64、教会伟大的礼仪传统教导我们,有益的参与礼仪是需要的,一个人要个别融入庆典的奥迹里,为世界的得救而将自己的生命结合于基督的牺牲一起奉献给天主。因此,世界主教会议要求,信友们必须得到帮助;使他们内在的意向要与他们的举止言行一致,否则,我们的礼仪再怎么样小心规划和执行,这些都将陷入于某一种仪式主义的危险。因此,需要提供一个感恩祭信仰上的教育,期能有助于信友们能够活出他们个人所举行之庆典的意义。要赋与这种个人亲身与有意参与礼仪之生动的重要性,则需要何种培育的方法呢?主教会议的教父们无异议地指出,关于这一点,要有一本秘法传授式的嵌入教理讲授之中,教理讲授可带领信友更深入的了解我们所庆祝举行的奥迹(186)。尤其是在「庆典的艺术」和「积极参与」间所赋与的紧密关系,它首先必须是说:「论圣体圣事感恩祭之最好的教理讲授就是良好举行圣体圣事感恩祭本身」(187)。礼仪藉着它的本质,本身可是有效的教育方式,以帮助信友们更深入地进入所举行的奥迹之中。这就是为什么,在教会最古老的传统里,基督徒培育的过程常有一种亲身体验的特性。虽然不能忽略一套了解信仰内容的系统,但本身则焦距在一种生活的和自觉的与基督相遇之经验,一如藉着真正见证所宣讲的。首要和主要的是,谁引导他人进入奥迹的见证。当然,这一个最初的相遇是藉由教理讲授而深入获得的,并在举行圣体圣事感恩庆典中找到它的泉源的巅峰。基督徒这一个经验的基础架构要求一个秘法传授的过程,而这种秘法传授则常要尊重三个要素:

 

a. 它要在我们救恩的事件之光照下,依据教会的生活传统,来说明礼规。圣体圣事感恩祭的庆典,以它无限的丰富,恒久不变地回应着救恩史。在被钉死在十字架与已复活的基督身上,我们确实庆祝,那曾将万物结合于祂的那一位(见弗一,10)。从一开始,基督徒团体已说明耶稣生命的事件,尤其是巴斯卦(逾越)奥迹,与旧约整部历史的关系。

 

b. 秘法传授的教理讲授也应关切而说明那些包含在礼规中的记号之意义。这在一个如同我们的时代一样之高度科技的时代里,是特别重要的,因为这种时代是个会有失去欣赏记号(标记)和象征能力的危险时代。比单纯地传递讯息更为单纯,秘法传授的教理讲授将可以使信友们对标记和举止的语言更有感觉,而这些标记与举止则连同文字一起做成礼规。

 

c. 最后,秘法传授之教理讲授必须关切到于其中每个个人本身的各个层面,说明基督徒生活礼规的意义──工作与责任、思想和感触、活动和休息。部分秘法传授的过程是要表明,在礼规中所庆祝举行的奥迹,是如何地与信友的福传职责有所关联。秘法传授成熟的果实,是一个人藉由正在举行中的神圣奥迹的生活,而显得逐渐地转变为一种觉醒,此外,所有基督徒教育的目的,是要训练信友于成熟的信仰,足以使他成为一个「新的受造物」,而有能力在那激励他之基督徒望德周遭环境中作见证。

 

如果我们成功地在我们的教会团体中,贯彻这一项培育的工作,那些负责培育的人必须先有适当的准备。的确,天主的全体子民都应参与这项培育。每一个基督徒团体都是受邀要成为人们在信仰中,有关所举行庆典之奥迹方面受教导的地方。关于此事,世界主教会议的教父们要求大家藉着献身生活的团体,运动和那些藉由他们特殊的神恩而成的团体之更大参与,而能给与基督信徒一个培育的新动力(188)。在我们的时代里,圣神也能自由地赐与祂的恩惠以支持教会的使徒使命,这就承担起扩展信仰并可将信仰带至成熟(189)。

 

对圣体的敬礼

 

65、承认圣体圣事之教理讲授有效性之指示,当然是一种逐渐意识天主临在于我们中间的奥迹。这可在对圣体敬礼的外在标记上来表达,即秘法传授的过程须在信友身上做谆谆善导(190)。一般而言,我在想一些举止和姿态上的重要性,诸如圣体圣事感恩经中的中心时段之下跪。其中在不同文化的环境中,可使用不同的合法的标记,每一个人都应该能够经验并表达他们所意识到的,即在每一次的庆典之举行,我们都是站在天主无限尊威座前,而祂却是以圣事标记的谦卑来到我们中间。

 

朝拜和敬礼圣体

 

举行感恩祭和朝拜圣体之间的内在关系

 

66、当我们聚集在圣伯铎大殿,跟一大群信友在一起朝拜圣体,主教会议最活跃的时刻之一就来临了。在这一个祈祷的行动中,并且不仅只在言语上,主教大会想要说明的就是,举行感恩祭和朝拜圣体之间的内在关系。愈来愈认识教会信仰的这一个相当具有意义的观点,已经成为我们在梵二大公议所期望的重要部分,即这些年来的礼仪革新经验。在改革的前一阶段中,弥撒与至圣圣体的敬拜之间与生俱来的关系并不常有足够而清晰的了解。譬如,当时有一个普遍流传之反对意见辩解为:圣体圣事的祭饼(圣体)不是要给我们看的,而是要给我们吃的。但无论如何,在教会祈祷的经验之光照下,这似乎是一种错误的二分法。诚如圣奥思定所说明的:「除非人先敬拜它,没有人能食用它;如果我们不敬拜它,我们就已犯罪了(Nemo antem illam Carnem manducat, nisi prius adoraverit; peccemus non adorando)」(191)。在圣体圣事中,天主圣子来与我们相遇,并渴望成为我们中的一位;圣体圣事的敬拜礼单纯地就是举行圣体圣事感恩祭自然的效果,因为圣体感恩祭的举行本身就是教会最高的崇拜行动(192)。领受圣体圣事意恩就是崇拜我们所领受的。只有以这一种方式,我们才能与祂成为一体,并且它也一如往昔,而赐给我们预先品尝天上礼仪的美。弥撒外的崇拜行为延长并增强所有在礼仪举行中所发生的一切。实际上,「只有在崇拜中,我们才能有一个深切而真实的成熟领受。而这确实是我们个人与主的相会,并且这一个相会增强那含在圣体圣事中的社会使命,即那不仅要寻求拆毁那使我们与主分离的墙壁,并且也特别要拆毁使我们彼此分隔的墙壁」(193)。

 

朝拜圣体的实务

 

67、因此,我与世界主教会议大会一起,衷心劝勉全教会牧者和天主的子民,要实行圣体圣事的朝拜敬礼,个人和团体两者皆然(194)。信友们将从适当的教理讲授所说明之这一个敬拜行为的重要性获得庞大的益处,因为这一个敬拜行为将能使得信友们更圆满和更有效益地经验礼仪庆典的举行。只要有可能,尤其是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设置昼夜明供朝拜圣体的特别圣堂或小圣堂,是适宜之事。我也劝勉大家,在他们的教理讲授的训练中,尤其是在准备初领圣体时,要教导儿童花费时间与耶稣在一起的意义和美,并且帮助他们在耶稣临在的圣体圣事之台前,应怀有之敬畏的意识。

 

我在此还要表达,我赞赏并支持那些度奉献生活者的修会团体,它们的会士奉献长时间于朝拜圣体。他们以这种方式给我们立了一个藉主真实的临在所构成的生命典范。我也要鼓励那些平信徒的善会和协会,尤其是那些献身于圣体朝拜的团体;他们的侍奉为整个教会,有如一个默观仰瞻的酵母,并且要鼓励个人和团体把基督置于他们生活的中心。

 

敬礼圣体的形式

 

68、每一个单独信友与临在于圣体圣事的耶稣所建立的个人关系,恒久地证实了这种关系是基于整个教会的共融上,并且在基督奥体中培养成为一个具有完整意识的肢体。为着这一个因由,除了鼓励个别信友找时间跪在祭台上的圣体前祈祷外,我感到有责任要敦劝所有的堂区和其他的教会团体,要定时作集体朝拜圣体的敬礼。当然,已经存在着一些保有完全价值之虔敬圣体圣血节日的传统游行,四十个子时明供圣体,地方的,国家和国际的圣体大会以及其他类似的行动。如果今天仍适合并合乎当地的环境时,这些敬礼的形式今天仍然是值得办理的(195)。

 

圣体龛的位置

 

69、在思考圣体的保存和朝拜以及对基督牺牲圣事的崇敬之重要性,世界主教会议也讨论了在我们的圣堂内圣体龛适当位置的问题(196)。正确地安置圣体龛有助于承认基督真实临在于至圣圣事。因此,以圣体灯作为记号之存放圣体的地方,应当是每位进入圣堂的人轻易可见的地方。因此,建筑物结构的设计就必须把它计算在内:在没有圣体堂的教堂里,并且在那里没有高的祭台以安置它的圣体龛,就是专门继续作为供保存及敬礼圣体之用的结构,就应小心地不要把主祭的座椅放在圣体龛的前面。在新的教堂里,最好在靠近圣所的地方,设置圣体堂;如果这是不可能的话,那么就把圣体龛设置在圣所内,在一个足以被高举的地方,在教堂底部的中央,或在其他仍有同等显着的地方。要注意到这些想法都是为着要赋与圣体龛的尊严,圣体龛是经常要加以照顾的,并且艺术者的观点也要受到关切。关于这一点,显然是必须依照罗马经书弥撒总论的指示去办理(197)。在任何的情况下,这些事物的最后裁量权则归属于教区主教。

 

注解

 

(105) 讨论后的报告,4:罗马观察报,2005 年十月十四日,P.5。
(106) 见 Serm,1. 7; 11, 10; 237; 29, 76:Sermones Komicales ad fidem Codicnm nunc denuo editi, Grottaferrata,1977, pp.135, 209ff;本笃十六世,给教会运动和新团体的文告(2006 年五月廿日):AAS98(2006), 463。
(107) 见梵二现代,22。
(108) 见梵二启示,2, 4。
(109) 命题 33。
(110) Sermo227, 1: PL38, 1099。
(111) 解释若望福音,21, 8: PL35, 1568。
(112) 同上,28, 1: PL35, 1622。
(113) 见命题 30,平日弥撒,要鼓励教友参与,会找到他们在主的日子上,基督复活的日子之专有的形式;命题 43。
(114) 见命题 2。
(115) 见命题 25。
(116) 见命题 19,命题 25 所声明的:「一个真正的礼仪行动是在表达圣体圣事奥迹的神圣。这一个应从举祭的司铎之言语和行动来表明的,当他以信友的名义和以他自己的名义向天主圣父呼求时」。
(117)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2;梵二礼仪,41;见圣礼圣事部训令「救赎的圣事」(2004 年三月廿五日), 19~25:AAS96(2004), 555~557。
(118) 见梵二主教,14;礼仪 41。
(119)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2。
(120) 见同上。
(121) 见命题 25。
(122) 见梵二礼仪,112~130。
(123) 见命题 27。
(124) 见同上。
(125) 在这些事物中,罗马弥撒经书总论的准备,319~351,都必须忠实地遵守。
(126) 见罗马弥撒经书总论,39~41;梵二礼仪,112~118。
(127) Sermo34, 1: PL.38, 210。
(128) 见命题 25:「如同每一艺术方面的表达,歌唱必须紧密地合乎礼仪并对它的目的作有效的贡献;换句话说,它必须是表达信仰,祈祷、赞叹和爱在圣体圣事中的耶稣」。
(129) 见命题 29。
(130) 见命题 36。
(131) 见梵二礼仪,116;罗马弥撒经书总论 41。
(132)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8;见梵二礼仪,56;圣礼圣事部,「圣体圣事奥迹」训令(1967 年五月廿五日),3:AAS57(1967), 540~543。
(133) 见命题 18。
(134) 同上。
(135)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9。
(136) 见若望保禄二世通谕「信仰与理智」(1998 年九月十四日),13:AAS91(1999), 15~16
(137) 圣热罗尼谟,Comm, in Is., Prol: PL24, 17;见梵二启示,25。
(138) 见命题 31。
(139)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29;见梵二礼仪 7, 33, 52。
(140) 见命题 19。
(141) 梵二礼仪,52。
(142) 梵二启示,21。
(143) 为这一个目的,世界主教会议要求在三年的读经全集的基础上,作牧灵协助的准备,以信仰的教导帮助贯读经与宣讲的关连性;见命题 19。
(144) 见命题 20。
(145)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78。
(146) 见同上,78~79。
(147) 见命题 22。
(148)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79d。
(149) 同上,79c。
(150) 世界主教会议教父们所想要表达的那些古老和可敬的习俗是要加以注意的,我曾经要求教廷相关部会,研究一下是否有可能把互道平安的记号(平安礼)放到别的地方,譬如放在奉献礼物到祭台前之时候。要这样做是因为想到主所坚持的,在我们奉献我们的祭品给天主之前,应先与我们的弟兄姐妹和好之深切的意义(见玛五,23ff);见命题 23。
(151) 见圣礼圣事部,「救赎的圣事」训令(2004 年三月廿五日),80~96:AAS96(2004), 574~577。
(152) 见命题 34。
(153) 见命题 35。
(154) 见命题 24。
(155) 见梵二礼仪,14~20;30ff;48ff;圣礼圣事部,「救赎的圣事」训令(2004 年三月廿五日), 36~42:AAS96(2004), 561~564。
(156) No.48。
(157) 同上
(158) 见圣职部,训令:有关非晋秩信友协助司铎圣职的某些问题Ecclesiae de Mysterio(1997 年八月十五日):AAS89(1997),852~877。
(159) 见命题 33。
(160) 罗马弥撒经书总论,92。
(161) 见同上 94。
(162) 见梵二教友,24;罗马弥撒经书总论,95~111;圣礼圣事部,「 救 赎 的 圣 事 」 训 令 ( 2004 年 三 月 廿 五 日 ), 43~47 :AAS96(2004), 564~566;命题 33:「这些圣事的施行者必须用一个特别的派令合法地推介,并且要依照举行圣事之团体的真正需要而行之」。那些被委以礼仪的人必须要小心遴选,要有好的准备(即受良好培育)以及要给予后续的培育。他们的任命必须是有期限的。他们必须是为团体所认知的,并且也是团体所肯定的。
(163) 见梵二礼仪,37~42。
(164) 见罗马弥撒经书总论,386~399。
(165) 见圣礼圣事部,论罗马礼仪与本土化训令 Varietates Legitimae(1994 年一月廿五日):AAS87(1995), 288~314。
(166) 宗座劝谕:教会在非洲(1995 年九月十四日),55~71:AAS88(1996), 34~47;宗座劝谕:教会在美洲(1999 年一月廿二日),16, 40, 64, 70~72 ; AAS91(1999)752~753, 775~776, 805~809;宗座劝谕教会在亚洲(1999年十一月六日),21ff.,AAS94(2000), 482~487;宗座劝谕教会在大洋洲(2001 年十一月廿二日),16:AAS94(2002), 382~384;宗座劝谕教会在欧洲(2003 年六月 28 日),56~60:AAS95(2003), 685~686。
(167) 见命题 26。
(168) 见命题 35;梵二礼仪 11。
(169) 见天主教教理,1388;梵二礼仪 55。
(170) 见通谕「活于感恩祭的教会」(2003 年四月十七日),34:AAS95(2003), 456。
(171) 见如圣多玛斯,神学大全, , q. LⅢ XXX, a, 1, 2;圣大德兰,成全的道路,35 章。信理是为脱利腾大公会仪 Session , e, .ⅩⅢ Ⅷ权威性所肯定。
(172) 见教宗若望保禄二世通谕:「愿他们合而为一」(1995 年五月廿五日),8:AAS87(1995), 925~926。
(173) 见命题 41:梵二大公,8, 15;若望保禄二世通谕「愿他们合而为一」(1995 年五月廿五日)46:AAS87(1995), 948;通谕「活于感恩祭的教会」(2003 年四月十七日), 45~46:AAS95(2003),563~464 , 法 典 can.844§§3~4 ; 东 方 礼 天 主 教 法 典 ,can.671§3~4 ; 基 督 徒 合 一 促 进 委 员 会 , Directioire pour L’application des principes et norms sur L’aecumenisme(1993 年五月廿五日)适用大公主义之原则与法规之指南,125, 129~131:AAS85(1993), 1087, 1088~1089。
(174) 见 Nos.1398~1401。
(175) 见 No.293。
(176) 见大众传播委员会,对新世纪「共融与进步」廿周年社会大众传播之牧灵训令(1992 年二月廿二日):AAS84(1992),447~468。
(177) 见命题 29。
(178) 见命题 44。
(179) 见命题 48。
(180) 司铎职候选人要能引入这些传统,作为他们修道院内受训的材料:见命题 45。
(181) 见命题 37。
(182) 见梵二礼仪,36, 54。
(183) 见命题 36。
(184) 见同上。
(185) 见命题 32。
(186) 见命题 14。
(187) 命题 19。
(188) 见命题 14。
(189) 见本笃十六世,圣神降临节前夕晚祷讲道(2006 年六月三日):AAS98(2006), 569。
(190) 见命题 34。
(191) 解释圣咏 98:9,CCLXXXIX, 1385;见本笃十六世,给罗马教廷讲话(2005 年十二月廿二日):AAS98(2006), 44~45。
(192) 见命题 6。
(193) 本笃十六世,给罗马教廷讲话(2005 年十二月廿二日):AAS98(2006), 45。
(194) 见命题 6;圣礼圣事部,论民间热心和礼仪之指南(2001 年十二月十七日),Nos.164~165,梵蒂冈市,2002;圣礼部,「圣体圣事奥迹」训令(1968 年五月廿五日):AAS57(1967),539~573。
(195) 见讨论后的报告,11;罗马观察报,2005 年十月十四日,p.5。
(196) 见命题 28。
(197) 见 No.314。

 

(未完待续)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