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日子」书函(一)

2023-11-18 17:14   公教会礼仪发凡  阅读量:1728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主的日子」书函(一)

写给天主教会的主教、圣职及信友论主日的圣化

一九九八年五月卅一日

 

尊敬的主教及司铎弟兄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

 

1. 主的日子—这是宗徒时代以来对主日的称呼(1)—在教会历史中,一直受到特别的重视,因为主日与基督奥迹的核心有密切的关连。事实上,在每一周之日子的计算中,主日都会使人想起基督的复活。主日是「每一周中的复活节」,在这一天庆祝基督战胜罪恶与死亡,庆祝在祂内完成了第一次的创造,以及「新创造」的开端(参阅格后五17)。那一天使我们以感恩敬拜的心情回想世界的第一天,并以活泼的望德盼望着「最后的一天」,那时,基督将在光荣中来临(参阅宗一11:得前四1317),一切事物都要更新(参阅默廿一5)。

因此圣咏作者的欢呼适当地应用在主日这天:「这是上主所安排的一天,我们应该为此鼓舞喜欢」(咏一一八24)。此一欢乐的邀请,复活节礼仪予以重复,它反映出那些看到基督被钉十字架的妇女,「在一周的第一天,大清早」(谷十六2),来到坟墓那里,发现坟墓已空时,所感到的惊奇。那也是邀请我们在某种方式上,重新体会厄玛乌两位门徒的经验,当复活的主在路上与他们同行,给他们讲解圣经,并在「分饼时」显示出自己时,他们觉得「他们的心是火热的」(参阅路廿四3235)。它也重复了门徒在同一天晚上体验到的欢乐—先是不敢确定,然后是势不可挡—,即当复活的耶稣来看他们,而且赐给他们平安和圣神时的欢乐(参阅若廿1923)。

 

2. 耶稣的复活是基督徒信仰所依据的基本事件(参阅格前十五14)。那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实,可以在信德的光照下充分领会。然而在历史上,则是由那些有幸见到复活主的人来证明这事的真实。这个奇妙的事件,不但在人类历史上是绝无仅有,而且存在于时间奥迹的正中心。事实上,正如复活前夕守夜礼中祝圣蜡烛时的礼仪所说:「时间属于祂(基督),世代也属于祂」。因此教会纪念基督的复活,不是只有一年一次,而是每个主日都会纪念,教会想藉此向每一个世代的人指出历史的真正支点,世界起源的奥秘以及它最终的命运都导向这支点。

因此我们以第四世纪一篇讲道词中的话,宣称「上主的日子」就是「日子之主」(2),是颇为允当的。圣热罗尼莫曾对这个日子深深动情,而说:「主日是复活的日子,是基督徒的日子,是我们的日子」(3)。凡在复活主内领受了信仰恩宠的人,也必能以同样深刻的感情领会一周中这个日子的重要性。对基督徒来说,主日是「最根本的庆日」(4),不只是为了标示时间的连续,也是为了启示「时间」更深刻的意义。

 

3. 主日最基本的重要性,在两千年的历史中一直受到承认,而在梵二大公会议中再度强调:「每隔七天,教会庆祝复活奥迹。这个传统可追溯至宗徒时代,它的起源就是基督真正复活的那天—那一天确可称之为『主的日子』」(5)。教宗保禄六世批准新的罗马普通历法(General Roman Calendar)以及调整礼仪年度的一般准则(Universal Norms)时,也再次强调主日的重要性(6)。第三个千年的即将来临,呼吁信友在基督的光照下反省历史的进程,也要求信友以新的热情来重新发现主日的意义:它的「奥秘」、它的庆祝以及对基督徒和人类生活的重大意义。

我欣慰地指出,自从梵二大公会议召开以来,此一重要的主题不但被你们—亲爱的主教弟兄,信仰的导师—多次提及,同时也发起了各种牧灵计划,而在你们的神父的支持下,由个人或共同来发展推动这些计划。在公元两千年大禧年即将来临之际,我希望以这封牧函对各位在这非常重要的领域中所做的牧灵工作的努力,表示支持。但同时我也愿意转向你们—基督的信徒,每个主日与堂区神父聚在一起举行感恩祭,庆祝「主的日子」时,让我的精神也彷佛在所有的信友团体内。这篇宗座牧函的许多看法和洞察力,都是从我在Krakow教区服务的经验得来的,也是从我担任罗马主教以及圣伯铎的继任者以来,在礼仪年中不同节庆期间的主日,定期到罗马的各个堂区探访所得来的。我一向乐意与各位信友交换灵修生活经验,我认为这封牧函就是这种经验交换的继续,在这个不断改变的环境中,我与各位一同反省主日的意义,并强调要真正把主日视为「主的日子」来度过的理由。

 

4. 直到不久之前,传统的基督徒国家遵守主日为圣日,仍然没什么困难,因为那几乎是一种普遍性的做法,也因为即使是民间团体,都认为在工作日程表中,星期日应该是休息的日子。然而今天,即使经法律批准星期日为节日的国家,也因为社会经济条件的改变,造成社会行为的重大变化,而改变了主日的特性。度「周末」的习惯愈来愈普遍,这个每周一次的停工时期,大家也许会出远门,也往往会参加一些通常在不上班的日子里举行的文化、政治或体育活动。这种社会和文化现象,绝非没有积极的层面,如果能尊重其真正的价值,可以对人民的发展有所帮助,对整个社会生活的进步也有帮助。这一切不但能满足人们休息的需要,也能满足「庆祝」的需要,而那是人性中与生俱来的。但遗憾的是,当「主日」失去了它基本的意义,只成为「周末」的一部分时,人们就会被局限在一个狭窄的小天地里,不再能看到「天国」(7)。于是虽然穿着庆节的礼服,实际上却没有庆祝庆节的能力。

然而,基督的门徒却必须避免在庆祝主日以及度周末之间有任何混淆,前者必须真正的守主日为圣日,后者则只被视为一段单纯的休息、轻松的时间。这需要有真正成熟的灵修生活,使基督徒能完全按照信德的恩赐,「做一位基督徒」,时时准备好答复心中所怀希望的理由(参阅伯前三15)。这样,他们才能深入了解主日的意义,因而即使在艰苦的处境中,也能够完全顺从天主圣神而生活。

 

5. 从这个观点来看,情况似乎有点复杂。一方面有些年轻的教会树立了榜样,让人们看到,不论是在都市或在分散得很广的乡村,都可以热心地庆祝主日。而在另一方面,世界上其他地方,因为社会的压力已经很显著,也或许因为信仰的动机已弱,参加主日礼仪的人,比例上相当的低。在许多教友心中,不只是渐渐不再以感恩祭为中心,即使对于尽教友的本分,与教会其他人一起向天主感恩、祈祷的意识也似乎渐渐地淡了。

此外,传教地区以及许久以前就已接受福音的国家,都缺少神父,这也是造成并非每个堂区都能举行主日感恩祭的原因。

 

6. 由于这一连串的新情势以及所引起的问题,似乎比过去更需要找出作为教会规诫之基础的教义方面的深刻理由,使所有的教友都能清楚了解基督徒生活中,「主日」的持久价值。为此我们追随教会古老传统的足迹,即梵二大公会议有力地重申的教导:「在主日这天,基督信徒都应该集会,听取天主的圣言,参与感恩祭,纪念主耶稣的受难、复活与光荣,感谢天主,因为祂曾『藉耶稣基督从死者中的复活,重生了他们,以获得那充满生命的希望』(参阅伯前一3)」(8)。

 

7. 本牧函希望引起各位重视「主日」的许多不同层面,如果考虑到这些,就很容易了解遵守主日为圣日的本分,特别是借着参与感恩祭,并借着怀有基督徒之喜乐及兄弟之情谊的休闲遵守主日时。

「主日」这个日子是基督徒生活的中心。自从我就任教宗之始,就不断地一再重申:「不要害怕!敞开大门,迎接基督!」(9)。同样,今天我也要强烈地敦促每一个人,来重新发现主日:不要怕把你的时间给基督!是的,让我们把时间给基督,使祂能把光明投射在上面,并给以方向。祂知道时间和永恒的奥秘,祂把「祂的日子」给我们,做为万古常新的爱的礼物。重新发现这个日子,是一项必须祈求的恩宠,不但为了让我们充分活出信德的要求,也使我们因此能具体地答复人类心中最深切的渴望。给基督的时间绝不可能是一种损失,反而是一种获得,这样,我们的各种关系以及整个的生命都会变得更深度地人性化。

 

第一章 主的日子

赞颂造物主的化工

「万物是借着祂而造成的」(若一3

 

8. 对基督徒来说,主日尤其是一个复活节的庆典,它被复活基督的光荣整个照亮。那是「新的受造物」的庆典。然而,如果深入去了解,这个观点与圣经开始的几页所告诉我们的,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计划是分不开的。确实,「时期一满」(迦四4),圣言成了血肉;但是,也由于祂是天父永生之子,由于这身分的奥秘,使祂成为宇宙的起源和终了。正如若望在福音的序言中所写:「万物是借着祂而造成的,凡受造的,没有一样不是由祂而造成的」(一3)。保禄在致哥罗森人书中也强调这一点:「在天上和在地上的一切,可见的与不可见的…,一切都是借着祂,并且是为了祂而受造的」(一16)。圣子在天主创造工程中积极的临在,在逾越奥迹中充分地显示,在这奥迹中,基督因祂的复活「做了死者的初果」(格前十五20),建立了新的创造,并开始了当祂在光荣中再来时将完成的过程,那时祂「把自己的王权交于天主父…,叫天主成为万物之中的万有」(格前十五2428)。

因此,在创世之初,天主的计划已经暗示着基督的「宇宙使命」。这个以基督为中心的观点,投射到整个时间之进展过程中,充满天主愉悦的注视,当祂停止一切工作时,祂「祝福了第七天,定为圣日」(创二3)。按照祭司典的第一个创世故事,「安息日」就是这样诞生的,它强烈地标示出这第一个盟约的独特性,在某方面也预告了新而永久的盟约中的圣日。「天主的休息」(参阅创二2),以及当选民离开埃及进入预许的福地时,天主给他们的安居之所(参阅出卅三14;申三20;十二9;苏廿一44;咏九五11),这样的主题,在新约中我们在决定性的「安息日」(希四9)之光照下再次读到,这是基督藉祂的复活而进入的日子。天主子民受召借着保存基督孝爱服从的榜样,而进入同样的安息(参阅希四316)。因此为充分了解主日的意义,我们必须重读创造的伟大故事,并加深我们对于「安息日」神学的了解。

 

「在起初,天主创造了天地」(创一1

 

9. 创世纪故事以诗一般的体裁,美妙地传达了人们在浩瀚的创造工程前的敬畏,以及对那位从零中创造一切的造物主产生崇拜的感觉。这个故事具有强烈的宗教意义,是对宇宙创造者的赞歌,在面对不断到来的诱惑,要把世界本身神化时,这个故事指出造物主是唯一的主。同时,它是对天地万物之美好的赞歌,而天地万物全是天主大能且仁慈的手所塑造的。

「天主看了认为好」(创一1012等)。这句反复出现的话,突显了这个故事,而且在宇宙的每一元素上投下了积极的启发,也启示出对其适当的了解以及到最后再生的奥秘:只要这世界与它的起源保持联系,就是美好的世界;而被罪恶改变容貌后,借着恩宠的帮助,回归到创造它的那一位,就可使世界再度变得美好。很显然的,与这过程直接有关的不是没有生命的物体及动物,却是人类,他们曾获得无与伦比的自由的恩赐,但也因这赐与而带来危险。紧接在创造天地万物的故事之后,圣经突显了按天主肖像所造的人类的高贵,与其堕落给世界带来黑暗及死亡(参阅创三)。

 

10. 宇宙出自天主之手,因而带着天主的美善的印记。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理所当然地会使我们仰慕和喜悦,但也要求我们去耕耘和发展。在天主的工作「完成」时,这世界就准备好,让人类的活动来接手。「到第七天天主造物的工程已完成,就在第七天休息,停止所作的一切工程」(创二2)。圣经借着「天主的工作」这个拟人化的喻象,不但让我们瞥见造物主与受造的世界之间神秘的关系,也启发人们明白与宇宙有关的任务。在某一方面,天主的「工作」对人类是个榜样,不但要我们居住在这世界上,也要我们「建立」这世界,而成为天主的「合作者」。正如我在《工作》通谕中所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创世纪的开头几章构成了第一个「工作的福音」(10)。这是梵二大公会议也曾强调的真理:「按天主肖像而受造的人,曾接受了征服大地及其所有的一切,并以正义及圣德治理一切的命令;目的是使人类承认天主是万物的创造者,并将自身及万物归诸天主,俾使人类征服万物后,天主的圣名见称于世」(11)。

今天科技、文化在各方面的进步迅速,日新月异,令人感到振奋。天主要人类在遵守天主法律的条件下,以他们的工作来充满与制服大地,而科技、文化的进步,就是天主托付给人类的此一使命所产生的历史性成果。

 

「安息日」:造物主欢乐的休息

 

11. 如果说创世纪的第一页代表天主的「工作」,为给人立榜样,那么天主的「休息」亦是如此:「到第七天天主造物的工程已完成」(创二2)。这里我们又看到一个充满意义的拟人论。

如果我们把天主的「休息」解释为神的「不活动」,那是毫无新意。按其性质来说,建立世界的创造行动是不会停止的,天主一直在工作,正如耶稣提到安息日的诫命时所说:「我父到现在一直工作,我也应该工作」(若五17)。天主在第七天休息,并不是暗指天主是一位不活动的天主,而是强调天主所完成的事非常圆满。可以说这段话是谈到天主在祂亲手完成,且「样样都很好」(创一31)的工程前流连不去,为的是投下充满喜悦欣慰的注视。这是一种「默观的」凝视,并不是在寻找新的成就,而是欣赏那已经完成的工程之美。那是天主投注给一切事物的凝视,但是对人类—创造的顶峰,却投以特别的注视。这个凝视已泄露出天主愿意与祂按自己肖像所造的人类建立某种婚约关系,召唤人类与祂订立爱的盟约。这是天主将要逐渐成就的,祂借着与以色列人订立、并在基督身上完成的救恩盟约,给全人类带来救恩。这是降生成人的圣言,祂借着赐与天主圣神,并使教会成为祂的奥体及净配,将天父的仁慈及爱的召唤带给全人类。

 

12. 在造物主的计划中,创造程序与救援程序之间有相异处,也有密切的关连。对此旧约也曾强调,它不但把安息日的诫命与天主在几天的创造工程后奥秘的「休息」相连(参阅出廿811),也与天主带领以色列人脱离埃及的奴役,而赐给他们的救恩相连(参阅申五1215)。对创造工程感到欢欣,且在第七天休息的天主,也就是救援子民脱离法老王的压迫,而显示了祂的荣耀的同一天主。依照几位先知喜欢使用的意象,我们可以说在这两种情况下,天主都把自己显示为一位面对新娘的新郎(参阅欧二1624;耶二2;依五四48)。

同一犹太传统中的某些成分也表示(12),为接近「安息日」,即天主「休息」的中心,我们必须在旧约和新约中认出表明天主与祂子民婚姻关系的强度。例如欧瑟亚就在这段美妙的章节中说道:「到那一天,我要同田间的野兽,天空的飞鸟和地上的爬虫订立盟约,并且我要从地上将弓弩、刀剑和战争毁灭,使他们安居乐业。我要永远聘娶你,以正义、公平、慈爱、怜悯聘娶你;以信实聘娶你,使你认识我是上主」(二2022)。

 

「天主祝福了第七天,定为圣日」(创二3

 

13. 在第一个盟约中,安息日的诫命,是为了新而永久的盟约中的主日做准备,因此这条诫命深深植根于天主的计划中。也因为这样,这条诫命不同于其他诫命,并没有放置在严格的崇拜仪式的法规中,而是放在十诫中,这十诫(十句话)代表了铭刻在人类心版上的道德生活的支柱。以色列人以及后来的教会,借着把这条诫命放置在伦理的基本结构中,就是宣称他们不认为这诫命只是关乎团体的宗教纪律,而认为是我们与天主之关系一种确定而不可缺少的表达,这关系是借着圣经的启示来宣布并且阐述的。今天的基督徒必须在这个观点内重新发现此一诫命。虽然这条诫命会与人类对休息的需要自然地融合为一,但只有信德能让我们了解此诫命更深刻的意义,也确保这诫命不至于变得空洞或不受重视。

 

14. 因此首先要说的是,主日是休息的日子,因为那是受到天主祝福,并定为圣日的日子,与其他的日子有别,是「主的日子」。

为了充分了解圣经中有关创造的第一种叙述中所说的守主日为「圣日」的意义,我们需要考虑整个故事,从这故事中可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实体都必须回溯到天主。时间与空间都属于祂。祂不只是「一天」的天主,祂是人类所有日子的天主。

因此,如果天主以特别的祝福「圣化」了第七天,使那一天堪称为「祂的日子」,那么我们必须从盟约中深刻活泼的交谈,也就是从「婚姻」的交谈中来了解其意义。这是爱的对话,既不中断,也绝不单调沉闷。事实上,此对话使用了不同的「爱」的语域,从普通而间接的话语,到比较热烈的话语都有;圣经中的用语以及许多神秘家的见证,都毫不犹疑地采用从婚姻之爱的经验中所得到的比喻来描述这爱的对话。

 

15. 人类的全部生命,因此也可以说人类全部的时间,都应成为对造物主的赞美及感谢。但是人与天主的关系也需要有明确的祈祷时间,使人与天主的关系成为一种热烈的交谈,谈及人的各方面。「主的日子」是人与天主关系最佳的日子:在这一日人们向天主高歌,而成为所有受造物的心声。

这正是主日也是休息的日子的原因:中断那往往令人紧张的工作节奏,也就是「更新」与「超脱」这种生动的说法,表示人与宇宙都依赖天主。一切事物都属于天主!每一周,天主的日子都一再来临,为宣布这项信条。因此「安息日」以启发性的方式被解释为,在时间的「神圣建筑」中的一个决定性的因素,此建筑标示出圣经的启示(13)。它使人想起宇宙和历史都属于天主;若非时时意识到这个真理,人类不可能在世上做造物主的合作者。

 

应「记住」安息日,守为「圣日」

 

16. 天主在出谷纪中宣布十诫,以特殊的方式规定要守安息日:「应记住安息日,守为圣日」(廿8)。这段受圣神启示的章节随后提醒人们天主的工作,以说明守安息日的理由:「因为上主在六天内造了天地、海洋和其中一切,但第七天休息了;因此上主祝福了安息日,也定为圣日」(廿11)。这个诫命在规定必须做某事之前,先敦促人们应记住某事。它召唤人们记起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宏伟且重要的工程。这个记忆应启发人们的整个宗教生活,然后在天主要求人休息的那一天,以宗教生活来充满。因此「休息」就具有了一种神圣的价值:信友受到召唤要在主日休息,不只是像天主一样休息,而且憩息在主内,把整个受造物带到祂跟前,赞美感谢祂,像孩童一般亲密,像配偶一样友好。

 

17. 安息日的「休息」以及对天主完成的奇妙事迹的「纪念」,这二者之间的关连也见之于申命纪中(申五1215),在这里,守安息日的规定比较不是以创造工程为基础,而是以天主带领祂的子民出离埃及的成就为基础:「你应记得:你在埃及地也曾做过奴隶,上主你的天主以大能的手和伸展的臂,将你从那里领出来;为此,上主你的天主吩咐你守安息日」(申五15)。

这个阐述补足了我们已经看过的阐述;二者合在一起,使我们对创造及救恩有一个单一的神学观,在此观点下启示出「主的日子」的意义。因此这条诫命的重点,就不仅仅是任何一种的停止工作,而是为庆祝赞颂天主所行的奇妙化工。

只要这个「记住」是积极活泼的,对天主充满感谢及赞美,人类在「主的日子」的休息,就会呈现出完整的意义。那时人会进入天主「休息」的深处,体验到天主在创造工程后,见到祂造的一切「样样都很好」(创一31)时,所感受到的一阵喜悦。

 

从安息日到主日

 

18. 因为天主的第三条诫命有赖人们记住天主的救恩工程,也因为基督徒把基督所开始的这个特定时间视为一个新的开始,因此基督徒把安息日后的第一天定为庆日,因为那是主从死者中复活的一天。基督的逾越奥迹充分启示了世界起源的奥秘,救恩史的高峰,以及对末日救世工程完成的预示。天主在创造工程中所完成的,以及在出谷纪中为祂的子民所做的,在基督的死亡与复活中得到了最完全的表达,虽然决定性的实现要等到末世、基督在光荣中再度来临时才会达成。在祂身上,安息日的「属神」意义充分实现,正如圣大额我略(Saint Gregory the Great)所说:「对我们来说,真正的安息日是我们的救主,我们的主耶稣基督」(14)。这也是为什么天主在人类的第一个安息日,凝视祂从虚无中所创造的一切时,所感到的喜乐,现在在基督于复活主日那天,显现给祂的门徒,赐给他们平安与圣神时(参阅若廿1923),所感到的喜乐中表现出来。在逾越奥迹中,人类与全体受造物,「一同叹息,同受产痛」(罗八22),而得以认识那新的「出谷纪」,进入天主子女的自由中,能与基督一起呼喊,「阿爸,父啊!」(罗八15;迦四6)。在这奥迹的光照下,旧约中关于「主的日子」之诫命的意义已经在复活基督面容上闪耀的光荣中重被取回、予以改善并充分被揭示出来 (参阅格后四6)。我们从「安息日」移到「安息日后的第一天」,从「第七天」到「第一天」:主的日子成为基督的日子!

 

注解

 

1)参阅默一10︰”Kyriake hemera”;及《十二宗徒遗训》141;安底约圣纳爵致马尼西人书(To the Magnesians9l2;《礼仪宪章》108889

2PseudoEusebius of AlexandriaSermon 16PG 86416

3In Die Dominica Paschae II52CCL 78550

4梵二大公会议文献《礼仪宪章》106

5同上。

6CfMotu Proprio Mysterii Paschalis14 February 1969AAS 611969),222226

7CfPastoral Note of the Italian Episcopal Conference I1 giorno del Signore”(15 July 1984),5Enchiridion CEI 31398

8)梵二大公会议文献,《礼仪宪章》106

9)教宗就职讲道(22 October 1978),5AAS 701978),947

10No25AAS 731981),639

11)《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34

12)对我们的犹太弟兄姊妹来说 For our Jewish brothers and sistersa nupital spirituality characterizes the Sabbathas appearsfor examplein texts of Genesis Rabbah such as X9 and XI8cfJNeusnerGenesis RabbahvolIAtlanta 1985p107 and p117)﹒The song Leka Dodi is also nuptial in tone︰”Your God will delight in youas the Bridegroom delights in the BrideIn the midst of the faithful of your beloved people, come O Bride, O Shabbat Queen cfPreghiera serale del Sabato, issued by AToaffRome196869p3)﹒

13)参阅AJHeschel,《安息日: 对现代人的意义》(The SabbathIts Meaning for Modern Man22nd ed﹒,l995),pp324

14)”Verum autem sabbatum ipsum redemptorem nostrum Iesum Christum Dominum habemus”︰书信集131CCL 140A992

 

(未完待续)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