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   子夜弥撒——光,照耀那处在黑暗中阴影下的人们身上

2023-12-23 07:13     阅读量:12321

12月25号 圣诞节 

子夜弥撒 

光,照耀那处在黑暗中阴影下的人们身上

 

黑暗笼罩着深渊,「天主说:有光!」(创1:2-3)。

光,在圣经记载中是天主说的第一句话,这话标志着造物的开始(创1:3)。自从「天主看到光很好」(创1:4),人类就再也不能停止爱光明、寻找光明;同时害怕黑暗、逃避黑暗。黑暗让人感觉到死亡,人们希望逃开它。

谁出生,就是来到光明中;谁死亡,就是走向阴暗之地(约10:21)。约伯说:「天主使隐秘的事由暗处彰显,使黑暗进入光明」(约12:22)。在圣经观点中,黑暗不是光明的临时状态,而是注定要变成光明。

天主是光,祂把光浸透所有的受造物。露水在先知依撒意亚的诗歌意像中成为「含光的露珠」(依26:19);即使是那些乌云密布,又黑又威胁的地方,闪电般闪烁的光芒突然闪耀(约伯记37:15)。

(约37 :15)。

我们在子夜庆祝圣诞节,就是为了再现光明,黑暗被创造主的话语所战胜,人类阴暗的状态的被救世主的到来所照亮。

 

为了更好的明白这样的信息,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语:「愿圣婴之光,照亮那生活在阴暗大地上的人。」

 

读经一(依9:1-6) 

读经—从光的形像开始:「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一道皓光,光辉已射在那寄居在漆黑之地的人们身上。」

先知这些话是在以色列人们处于水深火热的艰难时刻下宣讲的。亚述人刚刚在加里肋亚和撒玛黎雅烧杀抢掠,到处都是鲜血和恐怖。国家笼罩在阴暗中,人民被死亡的恐惧所包围(1),先知依撒意亚却以天主的名义宣告和平及希望:喜乐和欢呼的日子正在来到!

为了表达由亮光所带来的「无比的喜乐」,先知用了两个与文化和生活经验相联系的比喻:第一个是农村生活,另一个是刚刚结束战争的经验。当农民们在收割结束,庄稼大获丰收、谷仓满溢、酒桶充满新酒的时候,他们充满喜乐;当士兵们打了胜仗,缴获和分享战利品的时候,他们也很高兴(2)。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喜乐呢?战争确实结束了,可是另一场战争仍然会发生。亚述的压迫虽暂时放松,但根本不至于爆发出喜乐。持续增长的激情来于其它三个理由。

第一个:「因为你折断了他们所负的重轭、他们肩上的横木,以及压迫他们者的短棍,有如在米德杨那天一样」(3)。先知宣告全部奴隶的形式结束。天主要干预历史以帮助祂的子民,如同米德杨所发生的那样,在那里以色列人甚至不用战斗就取得了胜利。天主自己要在军营播撒恐慌,让军人自行逃散。喜乐吧!先知向他们呼喊,因为更加惊人的解放就要到来。傲慢、权力的狂热、成功与控制欲、财富的贪婪都要消失,再不会有侵犯和欺凌。

第二个:「战士所穿发响的军靴,和染满血迹的战袍,都要被焚毁,作为火焰的燃料」(4),不只是一支武装部队的解除,而是宣告所有战争彻底结束。武器和一切用于暴力和军事的东西,都将付之一炬。

第三个喜乐的原因:一个婴儿的诞生,他要为世界带来自由与和平(5-6)。

「一个婴孩为我们诞生了,一个儿子给予我们了。」这里用了被动语态,根据圣经语言,主动给予者指的是天主,是从天上派来的。

这将是一个杰出的儿子:他的特征是集所有的恩宠于一身,他会让他的众先祖获得荣耀。

—他是他子民的父亲,如过去的圣祖,是信仰和依靠天主的模范。

—像达味一样具有重要意义,「像神一样勇武」。有能力保护他的人民不受任何敌人的伤害。

—像撒落满一样充满智慧。是一位「神奇的谋士」。以明智和谨慎的话语预言,宣告和好、仁爱、温柔的话,赋予信心和希望(列上12)。

他是和平之王。他不是以强大的军队力量阻挡武装冲突,也不是靠人们对惩罚和报复的害怕,而是就战争的起因着手:他会消除社会紧张,拖延和虐待等。他的王国不是建立在诡诈和欺骗之上,也不是以政治来巩固自己,而是建基于「正义与法律」之上。

神秘的预言!我们难以确认依撒意亚是指哪一个婴儿。他肯定说的是达味家族的一个后代,或者是阿哈次的儿子,希则克雅。但是希则克雅最多是一个好人,各方面都不是很杰出。

在以色列的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君王与依撒意亚先知预言中的完全相符合,甚至也没有哪一个君王能够在大多数方面与预言相似。另外我们还需要考虑到,公元五百九十八年,尼布甲尼撒把约雅金带到巴比伦囚禁,结束了达味王族在耶路撒冷四百多年的统治。难道依撒意亚先知被欺骗了吗?

以色列人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被这种怀疑操纵过。他们一直坚信天主不会忘记对以色列的诺言,他们耐心期待。即使是在非常艰难的时刻,在苦难中,他们从来没有失去希望,从来没有怀疑天主的忠诚。

将有一天,年迈的西默盎老人— 所有以色列民对天主的信赖与期盼的象征 — 他要颂赞天主,在自己的双臂中抱起天上派来的婴孩,那位「照亮万民」者(路2:25-28)。

天主实践了自己的承诺,但不是按照人的想法,祂的想法与人狭隘的愿望和天真的梦想不一样。天主让所有的人都惊讶:祂派遣了一个脆弱的婴儿,无助、卑微、没有任何抵抗力,在各方面都需要帮助。然而正是从这个婴儿开始为世界赋予和平,其势力如同浩荡的江河(依66:11)。

 

读经二 (铎2:11-15) 

「天主的恩宠已经出现!」弟铎书的作者如此肯定。这是喜极而泣的欢呼,因为天主派遣了祂的儿子,兑现了祂的承诺。「恩宠」,是一个特殊的圣经词汇,表示温柔、关爱和天主的善意。现在天主的善意成为具体可见的,有形地展示在耶稣身上,来向所有的人宣告救恩(11)。

如果在这个神圣的夜晚,天主子从天而降,来向善人、向虔诚地遵守了祂诫命的及忠诚的人们宣告救恩的信息,那我们没有理由特别欢呼雀跃,我们也不会被灿烂的新光冲击。那数世纪以来一再被重复的话还在向我们强调:谁遵守梅瑟法律和规诫,就被天主所爱,否则就是卑鄙可耻的。

当我们认识到天主子带来的救恩是为了给予所有人的,我们的喜乐才会变得更大。我们确确实实明白了救恩是为了所有的人,因为恩宠是无偿的恩赐,不取决于我们人的忠诚,而是取决于天主。

读经中继续展示天主这个善意所表达出来的伦理结果(12-14)。很久以来,人们都认为对天主的恐惧是威慑人避免犯罪并推动人行善的最好工具,其实这是一种最坏的教育方式。这种恐惧从来不会生产任何美善,反而成为病态和抛弃信仰的原因。只有想到天主的爱,人才能够学会「弃绝不虔敬的生活和世俗的贪欲,有节制地、公正地、虔敬地在今世生活」(12)。

恩宠还促生希望。「我们伟大的天主和救主耶稣基督」一定会来临(13),众人的生活都将更新,尽管人们对祂的爱和投入可能会有延迟的危险。

 

福音 (路2:1-14) 

当我们听到这段福音的时候,几乎无可避免地都会想到圣诞夜的气氛:灯光闪耀的圣诞树,叮叮当当的铃声,飘扬的雪花以及牧童。很可能我们心里会暖洋洋的充满感动。这不是坏事,但是话说回来,这段经文并不是为了让人感动,也不是为了告诉人们关于耶稣诞生的信息。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有理由埋怨路加在细节上写得太简单了。

很可能,路加写这一部分的时候,福音书的其它部分都已经完成,作者考虑到神学意义而加上这一部分,作为一个美丽的序言,提纲挈领介绍第一代基督徒在圣神引导下已经相信的死而复活的主耶稣。

经文的开始是有非常明确的历史和地理信息。

那时候,罗马是由凯撒奥古斯都做皇帝,整个帝国都敬仰他的「勇敢、谦虚、慈悲和正义」。在残酷可怕的战争之后,是他在全罗马建立了和平。是维吉尔歌唱的罗马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在小亚细亚的普里内(Priene),公元九年的一块碑文上有记载,每一年开始于九月二十三号奥古斯都出生的日子,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把这一天作为新生命的开始,生命从此获得意义,从这个时候开始再不会因自己的出生而哭泣。奥古斯都给了我们和我们以后的人们神圣的保护,他终止一切战争,让一切恢复正常,他是救主。伟大的奥古斯都降生的日子对全世界是一个获得恩宠和幸福的开始。」

那是全罗马帝国人口登记的时候,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有很多困难,但是路加关注的是神学意义。路加用这个概念隆重宣告,天主子进入了普世人类的历史中,成为世界中的一位公民。

然后路加指出耶稣诞生的地方:白冷,一个小城市,或者说一个牧民村落,位于犹大山区。路加强调:「若瑟是达味家族的后裔」,「上犹大名叫白冷的达味城去」(4)。提到白冷这个城市很有意义,因为以色列人民在期待从白冷出现默西亚(若7:40-43)。米该亚先知曾经宣告:「厄弗辣大白冷!你在犹大群邑中虽是最小的,但是将由你为我生出一位统治以色列的人,他的来历源于亘古,远自永远的时代」(米5:1)。

用这个历史和地理意义路加还要肯定救世主的诞生不是神话,像他那个时代的许多故事那样,而是现实和具体的事。

在「那个地方」玛利亚生了她的长子。路加描述玛利亚像所有的母亲一样温柔而精心:把孩子包裹起来,放置在马槽中。没有任何奇迹。耶稣的出生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他完全彻底分享人类世界的普通生活,直到他第一次公开出现的时候。

「客栈里没有他们的地方。」

如果我们了解中东一带的习惯,人们把招待旅客当作一件神圣的事情,我们就会惊讶玛利亚和若瑟遇到的情况,他们被当地所有的家庭拒绝,被迫停留在山洞里。

其实在原文中,「客栈」指的不是旅馆或者商队车马店,而是一个房间,很可能是接受了玛利亚和若瑟那一家唯一的房间。如果说一个女人分娩在一个不能提供最基本照顾的房间,这有些不合情理。路加说「没有地方」,应该是主人的房间没有他们的地方。像巴勒斯坦所有贫穷家庭的妇女分娩一样,都要被安置在家里最里面的角落,纵深处一个比较高的地方,那里常常也安置家畜。玛利亚也是在这样一个地方。

即使经文中没有提到牛和驴,也不一定就没有牛驴在场。我们都知道民间流传牛驴给耶稣呼气,其实这是得自于依撒意亚先知书:。「牛认识自己的主人,驴也认识自己主人的槽,以色列却毫不知情,我的百姓却一点不懂」(依1:3)。

路加描写这些细节,是为了强调天主常常颠覆人的价值和标准。人们期待的天主,即使在今天仍然是一个强大和可怕的天主,让人恐惧和害怕。但是,这实际上不是天主,而是偶像,是我们人类渴望强大和力量的狭隘梦想的反射。在耶稣身上彰显的天主完全不一样:脆弱、无助、颤抖,完全依靠于一个女人的双手。这个场景不是天主启示的一个剎那过渡时刻,不是祂炫目荣耀和强大力量爆发前短暂的晦涩不幸。相反,躺在马槽的耶稣,完满展示真实的、永恒的天主,确实不论对于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都是「绊脚石」和「愚妄」(格前1:23)。

读经的第二部分(8-14),场景完全改变了。不再是家里的最隐秘处,而是敞开的,在田野里,主人翁是:牧人和天使。

「在那个地区有一些牧人夜里守更照顾羊群。」如果这是一个真实信息的话,那么耶稣诞生不应该是在冬天,因为牧人在田野里守护羊群是在三月到十月之间。不过我们的兴趣不是耶稣到底出生在哪一个月。最重要的是,谁最先知道了裹着襁褓躺在马槽里的婴孩是救世主、默西亚,期待中的达味之子:是牧人。

为什么偏偏是牧人呢?不是因为他们心灵上更加自由。相反,牧人不是淳朴、善良、单纯、诚实、受人尊敬的人。牧人被列在最不纯洁的人们中间,而且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这一点:他们与羊群受到的待遇差不多,不能进入圣殿祈祷,不能在法庭上作证人,因为他们靠不住、作假、不诚实、偷窃、暴力。经师们说,牧人、异邦人和税吏都很难得救,因为他们干了太多坏事,偷窃太多,甚至他们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所以,别指望得救,注定下地狱。

可是偏偏对这些人,天使来向他们传报:「看,我给你们报告一个为全民族的大喜讯:今天在达味城中,为你们诞生了一位救世者,他是主默西亚」( 10-11)。

天使的话与普里内石碑上的话一个调子。路加似乎特意告诉我们,为世界播撒喜乐与建立和平的救世主不是奥古斯都。不是奥古斯都的出生,而是耶稣的出生才标志着「因他而开始获得福音」。

自从一开始出现在世界上,耶稣就一直与大众在一起。是他们,而不是那些所谓的「义人」,更加期待来自天主的爱、解放和希望。

在成长过程中,耶稣继续与这些人在一起。他讲他们那样简朴的话,说他们熟悉的比喻和寓言,引用他们了解的场景,分享他们的喜乐和痛苦,始终与他们站在一起反对那些试图把他们边缘化的人们。

为了识别救世主给牧人们的记号也是出乎意外的。记号不是一个显贵的孩子环绕着光明,面貌像天使,头上戴着荣冠,显贵前呼后拥。没有这些。记号是一个完全普通的孩子,特征只有一个:穷人,在穷人中。

在耶稣的一生中,我们看到的两种人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明确了。一种人贫穷、无知、被人们看不起,他们直接认识了耶稣,并且喜乐地接受了他;另一种人有知识、富有、有权威,生活在豪宅、富人区,远离百姓,不知道民间疾苦,自信已经获得了能够带给他们幸福的一切,不需要救世主,因为这个默西亚与他们的期待不一样,他打扰他们的计划,让他们不舒服,他们巴不得早些消灭他。

那些帮助玛利亚分娩的妇女看着这个孩子,但是却不知道世界历史将因为他而分成两部分:他出生前和他出生后。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