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日子」书函(四)

2024-01-10 20:40   公教会礼仪发凡  阅读量:3660

「主的日子」书函(四)

 

第四章 人的日子

主日︰喜乐、休息和联络情谊的日子

基督「完全的欢乐」

 

55. 「把这伟大的日子主日高举、超越其他日子的人,是有福的。天上和地下,天使和人类都要欢欣鼓舞」(99)。玛洛尼派(Maronite)礼仪中的这呼声,使人想到东西方礼仪中那些强烈的欣喜的欢呼,这一向是东西方主日的特征。此外,在历史上来讲,即使早在民间把主日当做休息的日子之前,基督徒已庆祝每周一次的主复活日,主要地视之为一个欢乐的日子。《宗徒遗训》中就敦促人们:「在一周的第一天,你们都应当欢乐」(100)。举行礼仪时也选择适当的姿势,藉以强调这一点(101)。圣奥斯定大声疾呼,要教会普遍觉醒,他形容每周复活日的喜乐:「把斋戒放置一旁,站立祈祷,做为复活的记号,这也是每个主日颂唱『阿肋路亚』的原因」(102)。

 

56. 特别的礼仪形式会随着教会的教规时有改变,但除此之外,主日既是每周一次仿效门徒与复活的主初次的会晤,因此主日也总是标示出门徒问候师傅的喜乐:「门徒见了主,便喜欢起来」(若廿20)。这证实了耶稣在受难前所说的话:「你们将要忧愁,但你们的忧愁却要变为喜乐」(若十六20),这句话也回荡在世世代代的基督徒心中。祂不是也亲自祈祷,祈求门徒心中「充满祂的喜乐」(参阅若十七13)吗?主日感恩祭的节庆特色,表达出基督借着圣神的恩赐所传达给祂教会的喜乐。喜乐正是圣神的果实(参阅罗十四17;迦五22)。

 

57. 因此我们如果要再次发现主日的完整意义,必须重新发现信仰生活中的此一层面。当然,基督徒必须在整个生活中表现出喜乐,而不只是一周中的一天而已。但是由于主日是复活的主的日子,是庆祝天主的创造工程以及「新的创造」的重要日子,因此以非常特别的方式成为喜乐的日子,而且确实是最适合学习如何欢乐,重新发现喜乐的性质和其深刻根源的日子。这喜乐绝不能与肤浅的满足感及享乐混为一谈,后者只能使感官和情绪在短时间感到陶陶然,然后心中就会有不满足、甚至痛苦的感觉。在基督徒眼中,「喜乐」给人的安慰要大得多,也更持久;许多圣人都作证说,即使在痛苦的黑夜中,基督徒依然能感到喜乐(103)。从某种意义来讲,喜乐是一种有待培养的「美德」。

 

58. 然而不论如何,基督徒的喜乐和人类许多真正的喜乐之间并无冲突,其实后者也受人颂扬,而且其终极基础也正是在光荣的基督的喜乐中,在天主的计划中,基督是人的完美形象和启示。正如我可敬的前任保禄六世在《论基督徒的喜乐》劝谕中所说:「在本质上,基督徒的喜乐是分享我们在受光荣的基督心中所找到的喜乐,这喜乐深不可测,既属神又属人」(104)。教宗保禄在劝谕的结尾要求,在主的日子,教会应该有力地为喜乐作证,这是门徒在逾越节晚上看见主时所体验到的喜乐。为了这个目的,他督促牧人要坚持「领过洗的教友必须在喜乐中举行主日感恩祭。他们怎可忽略这次会晤,忽略基督在爱中为我们预备的盛宴?愿我们的参与最为值得,也最欢乐!是被钉而受光荣的基督来到门徒当中,带领他们全体进入祂复活的新境界。这是天主和祂子民在尘世间爱的盟约的高峰:是基督徒喜乐的标记和泉源,走向永恒庆节的一个阶段」(105)。以信仰的眼光看,基督徒的主日应是真正一个「欢庆的时刻」,是天主为了人类人性和灵性的圆满成长,而赐给人类的日子。

 

安息日的满全

 

59. 基督徒主日的「喜乐」层面,以特别的方式显示出它为何是旧约安息日的满全。正如我们前面所说,旧约将主的日子与创世工程(参阅创二13;出廿811)及出离埃及(参阅申五1215)相连,而基督徒在主的日子,受召来宣扬基督逾越奥迹所完成的新创造及新盟约。造化工程的庆祝决没有遭废除,而是在以基督为中心的观点中,更予以深化。就是按照天主的计划,「使天上和地上的万有,总归于基督元首」(弗一10)。对于出离埃及的纪念,也成为基督的死亡与复活所完成的普世性救赎的纪念,因而获得完满的意义。因此主日决不是「取代」安息日,而是安息日的满全,在某种意义上,是安息日的延伸和救恩史进展的充分表达,此救恩史在基督身上达到高峰。

 

60. 在这个观点上,可以完全恢复「安息日」的圣经神学,而不损及主日的基督徒特征。这个神学常引领我们进入崭新而令人永远敬畏的创世奥秘,那时永生的天主圣言,出于爱的自由决定,从无中创造了世界。「天主停止了祂所行的一切创造工作」(创二3)的那个日子,天主予以降福和祝圣,而确认了祂的创造工程。天主休息的日子,给时间赋予意义,在一周复一周的连续中,时间不但有了长期的规律性,而且还可以说,具有了神学的意义。「安息日」的不断重回,可以确保「时间」不致于被它自己所封闭,因为在欢迎天主和祂恩宠及救恩行动的时刻中,「时间」继续对永恒开放。

 

61. 「安息日」即第七天蒙天主祝福和祝圣,而结束了整个的创造工程,因此它直接与第六天的工作相连,在第六天,天主「按祂的形象和模样」(参阅创一26)造了人。教会的教父们默想圣经创世的故事时,没有忘记「天主的日子」和「人的日子」之间十分密切的关连。关于这一点,圣安博(StAmbrose)说:「我感谢上主我们的天主,祂完成了一项工作,祂本可以在其中憩息。祂造了穹苍,但我没有看到祂在那儿找到安息;祂造了星辰、月亮、太阳,我也没有看到祂在其中找到安息。我反而看到,祂造了人,然后祂休息了,并在人类身上发现,祂可以宽恕人的罪过」(106)。因此「天主的日子」和「人的日子」之间永远有直接的关连。当天主的诫命说道:「应记住安息日,守为圣日」(出廿8),天主命令人们休息,以光荣那献给天主的日子,但这命令一点也不给人增加负担,而是一种帮助,使人认清他对造物主的依赖,这依赖能赐人生命、给人自由,同时也使人认清天主的召叫,要他在造物主的工作上合作,并接受天主的恩宠。在尊重天主的「休息」时,人充分发现自己,如此上主的日子也显示出来带有天主祝福的深刻印记(参阅创二3),由于这样,我们可以说,天主给人的祝福与给动物的祝福相似,赋与他们「繁殖力」(参阅创一2228)。这个「繁殖力」特别是为填满时间,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为「繁殖」(增多)时间本身,借着纪念生活的天主,加深人类生活的喜乐,以及养育及传递生命的渴望。

 

62. 因此,虽然犹太安息日的习俗不再,已被主日所带来的「圆满」所超越,基督徒仍有责任记住,那隆重地铭刻在十诫中的「守主日为圣日」的根本原因仍然有效,但是必须从主日的神学及灵修观点来重新诠释:「当照上主,你的天主吩咐的,遵守安息日,奉为圣日。六天你当劳作,做你一切工作;第七天是上主你天主的安息日,你和你的子女、仆婢、牛驴、你所有的牲畜,以及住在你城内的外方人,都不应做任何工作,好使你的仆婢能如你一样获得安息。你应记得:你在埃及地也曾做过奴隶,上主你的天主以大能的手和伸展的臂,将你从那里领出来;为此,上主你的天主吩咐你守安息日」(申五1215)。在这里,守安息日与天主为其人民所完成的解救工程有密切的关连。

 

63. 基督来是为完成一个新的「出谷纪」,使受压迫的人重获自由。祂在安息日治愈了许多病人(参阅玛十二914及其他相关记载),当然并不是为侵犯主的日子,而是为显示出主日的完整意义:「安息日是为人立的,并不是人为了安息日」(谷二27)。耶稣,身为「安息日的主」(谷二28),由于反对某些同时代人在法律上过度作文章,同时为逐渐显示圣经中安息日的真正意义,因此恢复了守安息日的解救特征,小心地维护天主的权利和人的权利。所以基督徒受召宣扬藉基督宝血所获得的自由,而感到他们有权把安息日的意义移转到复活日。其实基督的逾越使人从奴役中获得释放,这奴役比一个受压迫民族所受的任何压力都来得激烈,那就是罪的奴役,这使人与天主疏远,也与自己及与他人疏远,并在历史中不断地撒下邪恶和暴力的种子。

 

休息的日子

 

64. 好几个世纪以来,基督徒守主日,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敬拜的日子,而未能给予它「安息日休息」的特定意义。直到第四世纪,罗马帝国的民法承认这每周一次的循环,决定在「太阳的日子」,法官、市民和各行各业都停止工作(107)。基督徒很高兴,因为这样也消除了守主日的障碍,到那时为止,那些障碍都使守主日成为一件英勇的行为。从此以后,他们可以没有阻碍地一同祈祷了(108)。

因此如果在制定「每周之节拍」的立法中,只看到历史的际遇,认为对教会并没有特殊意义,因而可以置之不理,那就错了。即使在帝国灭亡后,各次大公会议仍然坚持安排主日为休息日。在基督徒居少数,以及庆日不在主日的国家,主日仍然是主的日子,是信友聚会,参加感恩祭的日子。但这需要做很大的牺牲。对基督徒来说,主日是一个欢乐赞颂的日子,如果不也是休息的日子,那是很不正常的,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自由时间,那就很难守主日为圣日了。

 

65. 另一方面,主的日子与民间的休息的日子之间的关连,具有的意义和重要性,超越基督徒独特的观点。工作与休息之间的交替,根植在人的天性中,是天主自己的意愿,正如在《创世纪》的创世故事中所见(参阅二23;出廿811):休息是「神圣」的事,因为休息是人类从麈世间,那有时过度苛求的工作循环中抽身的方式,以便重新意识到万物都是天主的工程。其中有一个危险就是,天主赐给人掌握万物的能力,会使得他忘记天主是造物主,是万物之所依。尤其在我们这个时代,由于科技进步,人在工作中所能行使的权力愈来愈大,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因而格外需要承认我们对天主的依赖。

 

66. 最后我们不应忘记,即使在这个时代,对许多人来说,工作是一种沉重的奴役,其中原因或是由于工作环境恶劣、工时过长—尤其是在较贫穷的地区—或是由于在经济较发达的国家中,一直有太多不正义的情况,以及被人剥削的事情发生。几个世纪以来,当教会在制定有关主日休息的法律时(109),最先想到的就是奴仆和劳工的工作,当然并不是因为这种工作跟守主日的灵修要求比较起来,较没有价值,而是因为它需要更大的规范,来减轻其重担,也使每个人都能守主日为圣日。在这方面,我的前任教宗良十三世在《新事》(Rerum Novarum)通谕中提到,主日休息是劳工的权利,政府必须加以保障才是(110)。

在我们自己的历史环境中,我们有责任确保每一个人都能享受人性尊严所需要的自由、休息和消遣,以及与人性尊严相连的宗教、家庭、文化和人际关系的需求,如果不是每周一定至少有一天可以用来休息和庆祝,就很难满足前述需求。当然,劳工必要先有工作权,然后才有休息的权利,当我们反省基督徒对主日的了解时,不能不以深刻的同舟共济的情谊,想起无数男女的艰苦,他们由于没有工作机会,即使是在工作的日子,也不得不赋闲在家。

 

67. 借着主日的休息,对日常的忧虑和责任可以有正确的认识:我们所忧虑的物质事物,让位给精神事物;在相遇的时刻以及压力较小的交流中,我们看到了一同生活的人们真正的面貌。即使是大自然的美—经常被人类的控制欲所摧残,而对人类予以反击—也能重被发现,而且充分地享受。在主日这天,人与天主、与自己也与他人和好,因此主日这天,人们可以重新看到大自然的奇妙,让自己沉迷在美妙而神秘的和谐中,用圣安博的话,这种和谐是借着「不可违抗的和谐及爱的法律」,在「共融及和平的结合力」中,将宇宙中的许多要素结合起来(111)。于是人们深刻地意识到,正如门徒所说:「天主所造的样样都好,如以感恩的心领受,没有一样是可摈弃的,因为样样都是藉天主的话和祈祷祝圣了的」(弟前四45)。如果在六天工作之后(对许多人来说,其实已经减少为五天了),能找时间轻松一下,多关心生活中的其他层面,是符合人的真正需要,也与福音所传递的讯息完全一致。因此信友蒙召唤,在能够表明个人及团体信仰的情形下,来满足这个需要,如同在庆祝及圣化主日中所表达的一样。

因此,在当前这个特殊的环境中,基督徒自然要尽力确使政府立法能尊重他们守主日为圣日的本分。不论如何,他们有责任本着良心安排主日的休闲时间,使他们能参与感恩祭,停止那些与圣化主日不合的工作及活动,并让身心都能得到休息,焕发出特有的喜乐(112)。

 

68. 为了使休息不致于沦为空虚无聊,必须提供充实心灵的事物,给予较多的自由,有默想和联谊共融的机会。因此在社会所提供的文化活动和娱乐中,信友应选择最能符合遵守福音诫命的那些。这样,主日及大庆节的休息,就有了「先知性」幅度,因为关于社会及经济生活的要求,休息不但肯定天主绝对的崇高,也肯定人的崇高及尊严,并在某种意义上,期待着「新天新地」,那时,被需要所束缚的状态将会得到决定性及全面性的解脱。总之,在最真实的意义上,主的日子也成为人的日子。

 

休戚与共的日子

 

69. 主日也应该让信友有机会在慈善、仁爱及使徒工作上奉献心力。要从内心深处体验复活主的喜乐,就是充分分享在祂心中跳动着的爱:没有爱就没有喜乐!耶稣亲自解释了这点,祂把「新的诫命」与祂恩赐的喜乐相连:「如果你们遵守我的命令,便存在我的爱内,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而存在祂的爱内一样。我对你们讲论了这些事,为使我的喜乐存在你们内,使你们的喜乐圆满无缺。这是我的命令: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一样」(若十五1012

因此,主日感恩祭不但不免除信友行爱德的责任,反而要他们更加献身于「实行一切爱德、慈善、传教工作,藉以显示基督信徒固不属于此世,但却是世界的光明,他们是在人前光荣天父」(113)。

 

70. 实际上,自从宗徒时代起,对基督徒来说,主日的聚会就是一个与穷人分享弟兄之爱的时刻。圣保禄提到为贫穷的犹太教会募款时说道:「每周的第一日,你们每人要照自己的能力积蓄一点,各自存放着」(格前十六2)。在主日感恩祭中,有信仰的心会大大敞开,接纳教会的所有面貌。但是对于使徒的召唤,必须了解到其深层意义,他绝不是想创造一种狭窄的「施舍」心态,而是要求人们有一种极度需要的分享文化,不只是在教会团体的成员当中,也在整个社会当中要活出来(114)。我们比以前更应再度聆听保禄对格林多教会严厉的警告,因为他们在伴随着「最后晚餐」、表示友爱的爱筵中,羞辱了穷人:「你们聚集在一处,并不是为吃主的晚餐,因为你们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晚餐,甚至有的饥饿,有的却醉饱。难道你们没有家可以吃喝吗?或是你们想轻视天主的教会,叫那些没有的人羞惭吗?」(格前十一2022)。雅各布伯写的书信也同样强而有力:「如果有一个人,戴着金戒指,穿着华美的衣服,进入你们的会堂,同时一个衣服肮脏的穷人也进来,你们就专看那穿华美衣服的人,且对他说:『请坐在这边好位上!』而对那穷人说:『你站在那里!』或说:『坐在我的脚凳下边!』这岂不是你们自己立定区别,而按偏邪的心思判断人吗?」(雅二24)。

 

71. 宗徒的教导,从最初几世纪开始,就打动了人们的同情心 ,并在教父们的讲道中激起了强烈的回响。对那些假定自己只需要上教会,却不必与穷人分享财物,就算满全了宗教本分的富人—而这些人或许还会剥削穷人,圣安博对他们用了激烈的言词:「你们这些富人,你们听到了上主天主说的话吗?然而你们来到教会,不但不给穷人东西,甚至还拿他们的东西」(115)。金口圣若望也同样的严厉要求:「你希望荣耀基督的身体吗?当祂赤身露体时,不要轻视祂。不要只在圣殿里,祂穿着丝绸衣服时,才向祂表示敬意,而当祂在圣殿外,赤身露体、挨冻受寒时,却对祂置之不理。那位说过:『这是我的身体』的基督,也说过:『我饿了,你们没有给我吃的』,以及『凡你们对我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个所做的,就是对我做的』,如果圣体的餐桌堆满了金的圣爵,而祂却因挨饿而奄奄一息,那又有什么好处呢?先让祂不再饥饿,然后若有剩下来的,你们可以奉献在祭台前」(116)。

这些话足以提醒基督徒教会团体,他们有责任使感恩祭成为一个实践弟兄之爱的地方,在那里,在对弟兄的敬爱及关怀中,最后的要成为最先的:在那里,基督自己,借着富人给穷人慷慨的礼物,会用某种方式在时间上延长增饼的奇迹(117)。

 

72. 感恩祭是表现真正的兄弟之情的场合。从主日弥撒中,流泻出一股爱德的潮流,先激发他们在主日中其他时间的生活方式,再广传到信友的整个生命中。如果主日是一个喜乐的日子,基督徒应该以实际的行动来宣布,「单靠自己」不可能得到快乐。他们四处寻找可能有需要帮助的人。或许在他们附近,或是在他们认识的人当中,就有病人、年长者、儿童或外地来的人。在主日,这些人更感到孤寂、痛苦以及有所需要。的确,对这些人的关怀不能只限于主日偶发的举动。但是在有此一更广大的献身投入感之时,何不把主日作为尽量分享的时间,鼓励基督徒在爱德行为上尽量发挥新意?邀请孤单的人一起用餐,探访病人,为贫困的家庭提供食物,花几个小时去做志工以及表达团结关爱的行动;这些都确定能让我们把在圣体的餐桌前领受的基督之爱,带到人们的生活中。

 

73. 以这样的方式生活,不但主日感恩祭,整个主日都会成为一所极优秀的仁爱、正义与和平的学校。复活的主在祂子民当中的临在,就成为团结互助的保证,内在革新的鞭策力,改变罪的结构的鼓舞。这结构束缚个人、团体,有时全体人民。基督徒的主日绝对不是一种逃避,而是铭刻在「时间」上的一种「预言」,这预言要求信友追随那位来「向贫穷人传报喜讯,向俘虏宣告释放,向盲者宣告复明,使受压迫者获得自由,宣布上主恩慈之年」(路四1819)者的脚步。在主日纪念主的复活时,信友向基督学习,并想起祂的许诺:「我把平安留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若十四27),他们也就成为和平的缔造者。

注解

99This is the Deacons proclamation in honour of the Lords DaycfThe Syriac text in the Missal of the Church of Antioch of the Maronitesedition in Syriac and Arabic),JouniehLebanon1959p38

100V2011edFXFunk1905p298cfDidache l41edFXFunkl90lp32;戴都良《护教者》1611CCL l116﹒特别参阅巴纳博《书信》159SC 172188189︰「所以我们要庆祝第八天,当做一个喜乐的庆日,基督在那一天由死者中复活,显现之后,升了天」。

101)例如戴都良就告诉我们,在主日禁止跪下,因为在当时,跪下是一个忏悔的姿势,似乎不适合这个喜乐的日子。CfDe Corona 34CCL 21043

102)《书信集》5528CSEL 342202

103CfSaint Therese of the Child Jesus and the Holy FaceDerniers entretiens56 July 1897inOeuvres completesCerfDesclee de BrouwerParis1992pp10241025

104Apostolic ExhortationGaudete in Domino9 May 1975),IIAAS 671975),295

105IbidVIIlc﹒,322

106Hex61076CSEL 321261

107CfThe Edict of Constantine3 July 321Codex Theodosianus IItit81edTMommsen12p87Codex Iustiniani3122edPKruegerp248

108CfEusebius of CaesareaLife of Constantine418PG 201165

109The most ancient text of this kind is can29 of the Council of Laodiceasecond half of the fourth century)︰MansiII569570From the sixth to the ninth centurymany Councils prohibited opera ruralia”﹒The legislation on prohibited activitiessupported by civil lawsbecame increasingly detailed

110)参阅《新事》通谕(15 May 1891)︰Acta Leonis XIII 111891),127128

111Hex211CSEL 32141

112)参阅天主教法典1247条;东方教会法典881条,14

113)梵二大公会议文宪《礼仪宪章》9

114)并参阅圣犹思定《护教书》I676︰「凡是富有的而且愿意奉献的,都可以自由地奉献,收到的奉献会交给主持的人,以及帮助孤儿、寡妇、病人、穷人、病人、囚犯、外地人,总之,他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PG 6430

115De Nabuthael045︰”Audisdivesquid Dominus Deus dicatEt tu ad ecclesiam venisnon ut aliquid largiaris pauperised ut auferas”︰CSEL 332492

116)《玛窦福音讲道集》5034PG 58508509

117StPaulinus of NolaEp131112 to PammachiusCSEL 299293﹒这位罗马参议员之所以受人赞美,是因为他除了参与感恩祭,还分发食物给穷人,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使福音中的奇迹重现。

(未完待续)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