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 2024年四旬期文告

2024-02-22 17:16   公教会礼仪发凡  阅读量:12413

教宗方济各

2024 年四旬期文告

天主带领我们穿过荒漠,走向自由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

当我们的天主显示祂自己时,祂给我们的信息,始终是传达自由:「我是上主 你的天主,是我领你出了埃及地、奴隶之所」(出廿 2)。这是天主在西奈山 上颁给梅瑟的十诫中第一句话。听到这话的人,都很熟悉天主所说有关出埃及 的话:他们体验到那仍然重重地压在身上的重担。在旷野里,他们领受了「十 句话」作为通向自由的大道。我们称其为「十诫」,并强调天主借着爱的力量 来教育祂的子民去追求自由。那是一个艰困的召叫,它并不立即应验;必须是 旅途的一部分,因为要在旅途中逐渐成熟。正如旷野中的以色列人仍然依恋着 埃及──常常渴望过去,埋怨天主和梅瑟──今天,天主的子民仍然依附着一 种压迫性的奴役,而那本是他们应该抛下的。当我们感到绝望、生命在漫无目 的地漂泊,像在荒漠中一样,没有应许之地时,我们会明白这是多么真实。四 旬期正是恩宠的时期,在这时期中──用先知欧瑟亚的话──荒漠能再次成为 我们初恋的地方(参阅:欧二 16~17)。天主教育祂的子民,使我们能脱离 奴役,经历从死亡到生命的逾越。天主好像一个新郎,再一次将我们吸引,俯 首帖耳向我们的心灵诉说祂爱的话语。

脱离奴役走向自由,并不是抽象的旅程。如果我们要让四旬期的庆典变得具 体,第一步就是渴望能张开双眼,看清现实。当上主从燃烧的荆棘丛中叫唤 梅瑟时,就立即显示出祂是一个能看见、更能听见的天主:「我看见我的百姓 在埃及所受的痛苦,听见他们因工头的压迫而发出的哀号;所以我要下去挽救 百姓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离开那地方,到一个美丽宽阔的地方,流奶流蜜 的地方」(出三 7~8)。今天,许多受压迫的弟兄姊妹的哀号声也上达天廷。 让我们问自己:那哀号声也传到我们这里来吗?它是否打动我们的心?它是否 触动我们?太多事情让我们彼此疏远,剥夺了那从起初就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 兄弟情谊。 

在访问兰佩杜萨岛(Lampedusa)期间,为了反制全球性的冷漠,我问了两个 令人越来越感到迫切的问题:「你在哪里?」(创三 9)以及「你的兄弟在哪 里?」(参与:创四 9)。如果我们再次聆听那两个问题就会明白,即使是今 天,我们仍在法老王的掌控之下,那么,我们的四旬期之旅就会十分具体。法 老王的掌控使我们感到疲惫和冷漠,是这种生活发展的模式使我们分裂,也夺 取了我们的未来。大地、空气和水都受到污染,我们的心灵也是如此。的确, 洗礼开启了我们的解放过程,然而,在我们内仍存留着一股无法解释的对奴役 的渴望。那是对熟悉事物的安全感所产生的吸引力,却以我们的自由为代价。

我想与你们分享在出谷纪的记载中一个很重要的细节:那就是天主看见、被触 动,并带给我们自由;以色列人并未作此要求。法老王压制了梦想,封锁了天 堂的景象,使人以为这个世界──人类尊严受践踏,真正的情谊被拒绝──永 远不会改变。他把一切都与他本身捆绑在一起。让我们问自己:我想要一个新 的世界吗?我是否愿意不再妥协,摆脱旧的世界?我的许多主教兄弟和众多为 和平与正义而努力的人的见证,越来越使我深信,我们必须揭露世界上缺少希 望,指的是梦想受抑制,而哀号声被噤声,再无法直达天廷并打动天主。「缺 少希望」就像在荒漠中的以色列对以前那种奴役的怀念,阻挡以色列前进。 「出离埃及」是可以被中断的:试想,人类已来到普世兄弟情谊的门坎,而科 技、文化和法律的发展已能保障所有人的尊严,但又该如何解释人们至今仍然 还在不平等和冲突的黑暗中摸索呢? 

天主并没有对我们厌倦,祂要我们以迎接大节庆的心情来迎接四旬期,并提醒 我们:「我是上主你的天主,是我领你出了埃及地、奴隶之所」(出廿 2)。 四旬期是一个悔改的时期,是自由的时刻。在每年四旬期第一主日,我 们会回想起耶稣自己被圣神驱使朝旷野里去,要让祂在自由意志下接受试探。 一连四十天,祂──道成肉身之子,会站立在我们面前,并与我们同在。天主 与法老王不同,天主不要臣服的子民,祂要的是儿女。旷野是可以让我们的自 由成熟的地方,使个人决定不再陷到奴役中。在四旬期里,我们找到正义的新 准则,也找到一个团体,可以一起走向一个尚未有人走过的道路。 

然而,出谷纪和耶稣在旷野受试探,都让我们看得很清楚,这表示会有一场 奋斗。天主的声音说道:「祢是我的爱子」(谷一 11),以及「除我之外, 你不可有别的神」(出廿 3),都遭到敌人及其谎言的反对。比法老王更令人 恐惧的是,我们为自己设立的偶像:把那些偶像的声音,误认为是神在我们内 心说话,要成为全能的,被所有人仰望,能掌控他人;每个人都能察觉到这样 的谎言是多么诱人。这是一条许多人走过的道路。我们会依恋金钱,依恋某些 计划、想法或目标,依恋我们的地位、某个传统,甚至依恋某些人。但他们不 但不会让我们进步,反而会令我们瘫痪。他们不会令我们相会,反而会制造冲 突。然而,也有一种新的人类,渺小而谦卑的人,他们不会屈服于谎言的诱 惑。崇拜偶像的人会变得像他们一样,既瞎且聋哑又不能动(参阅:咏一一五 5),神贫的人则坦诚且灵敏,这是一股善的力量,默不作声,却能治愈和支 撑着这世界的存在。

这是行动的时候,而在四旬期内,「暂停」也是一种行动。停下来祈 祷,好领受天主圣言;像撒玛黎雅人一样,在受伤的弟兄或姊妹前停下。 爱天主与爱近人是同一种爱。「不可有别的神」(出廿 3),就是指在天主的 临在中,在近人的血肉之躯旁停下。因此,祈祷、行爱德和斋戒并非三个没有 关连的行动,而是一贯的行动,是开放和空虚自我的行动,这样我们就能抛弃 那压倒我们的偶像、禁锢我们的依恋。然后,我们萎缩和孤独的心灵会恢复生 机。所以,请放慢步伐,暂停一下!四旬期帮助我们重新发现生命中默观的层 面、新释放的能量。在天主的临在中,我们成为弟兄姊妹,彼此能更加体谅: 我们找到的不再是威胁和敌人,而是旅途的伙伴和同行的人。这是天主的梦 想,是我们脱离奴役后,所来到的应许之地。

这些年来,我们重新发现并持续培养教会的共议精神,这表示四旬期也是一个 共同作决定的时刻──作一些反社会潮流的大大小小的决定,必能改变个人 及整个小区的日常生活,例如:我们购买物品的方式、对受造界的关怀,以及 尽力融入那些被忽视或轻视的人群。我请求每个基督徒团体这样做:提供团体 成员机会去重新思考他们的生活方式,拨空去省察他们在社会上的临在方式, 以及为改善社会作了哪些贡献?如果我们基督徒的补赎与令耶稣难过的那种补 赎类似,我们就有祸了!耶稣的话也是对我们说的:「几时你们禁食,不要如 同假善人一样,面带愁容;因为他们苦丧着脸,是为叫人看出他们禁食来」 (玛六 16)。相反地,我们要从最小及最接近我们的人开始做起,要让别人看 到喜乐的面容,嗅到自由的气味,并体验到使万物焕然一新的爱。这是每一个 基督徒团体都能做到的。 

只要这个四旬期成为一个悔改的时期,那么,焦虑的人类会被唤醒,并留意到 一股创意突然冒出、崭新希望的光在闪烁。我愿意重复去年夏天我在里斯本 会见一群青年时所说的话:「你们要寻找和冒险,你们要寻找和冒险。在历史 上的这一时刻,我们面临巨大的挑战,听见如此多人民痛苦的哀号声。的确, 我们正目睹着一场零星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然而,让我们鼓起勇气来看我 们的世界,不是在作濒临死亡的挣扎,而是正在分娩的痛苦中,不是终结,而 是历史上一个新的伟大篇章的开始。我们需要有作此想法的勇气」(在葡萄牙 天主教大学向学生致词,2023 年 8 月 3 日)。这就是悔改的勇气──脱离奴役 的勇气。因为「信德」与「爱德」需要手牵着「望德」这个小女孩。她俩教她 学会走路,而她同时也引领她俩前行。1 

我在此给予各位我的降福,也祝福你们的四旬期之旅。 

教宗方济各

罗马,拉特朗圣若望大殿

2023 年 12 月 3 日,将临期第一主日


(台湾明爱会 恭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参阅:夏尔.沛吉,《望德的神秘大门》(CHARLES PÉGUY, The Portal of the Mystery of Hope),17~19 页。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