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注定要死,天主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2024-04-03 09:45   意鸣子  阅读量:9383

如果我们注定要死,天主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弟兄姐妹们,复活节快乐!当人们达到自我觉醒时会问的最大问题是:人为什么会死?其它动物不知道他们会死,只有人有这种觉知,他担心死亡的想法,因为他害怕,并以他特有的方式挣扎。他要与这种想法和好。如果你意识到你的生命有开始和结束,你将以不同的方式生活。这是人类的实相。即使天主也不能创造一个不朽的人。那将是另一种受造物。

 

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我们注定要死,天主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如果死亡是我们最后的归宿,如果天主存在,那祂是在戏弄我们。从古代开始,人们就已尝试回答这个让人不安的问题。在古代中东,他们以神话来作答,这是他们的哲学。他们的答案是什么?他们说:当天主创造了人类,也给了他们死亡。生命在祂的手中。这是SiduriGilgamesh的回答(公元前2750年,苏美尔神秘学中的一个传奇性人物),他将从活人的世界去死人的世界里,他去找他的朋友Enkidu,但他没有给他希望。众神独占了不朽。

 

SiduriGilgamesh的对话是一个非常郁闷的反思。这个反思,我们在圣经中也可以看到。因而,达味在他的祈祷中说:“我们在世上的时日有如阴影,不能持久。”(编上2915Qohelet甚至更直接:“的确,世人的命运,同走兽的命运,都是一样:前者怎样死,后者也怎样死;气息都一样,人并不优于走兽:因为都是虚无。都同归于一处,既都出于尘土,也都归于尘土。”(训319-20

 

Qohelet的反思真让人泄气,它没有比人的理智更鲜明。圣咏作者的直觉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个总是让人痛苦的答案。圣咏作者认为:人对灵魂的不朽开始就不应该用哲学的推理。他们邀请人反省爱的逻辑。如果天主与人进入爱的对话,如果祂的爱是真实的,那么祂没有戏弄我们。比如,圣咏第十六篇作者这样结束他的祈祷:“你天主绝不会将你的圣者(按照翻译,但希伯来文是“hasid”,意思是‘你喜爱的’)……”“你绝不会将你所喜爱的遗弃在阴府。请你将生命的道路指示给我;离开阴府的生命意义是什么,因为你不可能不陪伴我。”现在,圣咏作者说,“唯有在你面前有圆满的喜悦,永远在你右边也是我的福乐”。

 

这些圣咏作者的直觉是对的,但他们对我们存在的意义还没有确定的答案。在复活节晚上,天主给这个问题一个确定的答案。让我们试着想象:那个周五下午,公元30年的47日,在加尔瓦略山上,那一天耶稣被钉。阿黎玛特雅人若瑟离开了,在把那块大石头滚到坟墓前之后。他看到了一个义人羞辱的死去,祂活着时全心爱人,唯有爱。我认为他的反省让他得出结论,用Qohelet的话说:“每个人都有同样的命运:无辜的和有罪的,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奉献牺牲的和没有奉献的,正义的人和罪人,发誓的和迟疑于发誓的……所有人都有同样的命运……人心在活着时充满了邪恶,死后就和死者在一起!”(训92-3

 

阿黎玛特雅人若瑟最后也必如此……郁闷。黑暗和沉默降临到耶路撒冷城。家庭在家里聚会,庆祝逾越节晚餐。没有人走动,因为最大的安息已经开始了。希伯来逾越节就是这样过的。耶稣被葬于坟墓,人们聚在家里吃逾越节晚餐。周六开始,直至日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有的妇女离开了家,因为复活节的安息已经结束了。就是这些人远远观望耶稣的死和埋葬。

 

让我们听听福音:

 

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和撒罗默买了香料,要去傅抹耶稣。一周的第一天清早,太阳刚升起,她们就来到坟墓那里,彼此说:“谁为我们滚走墓门的石头呢?”

 

在熟悉这段福音之前,留意一个不专注的读者很容易犯的错误很重要,这些读者是谁?他们是读四位福音作者记述的复活节故事的人。似乎是四部大事录。这些读者会怎样?他们立刻会看到不一致,矛盾和不协调的信息。

 

正如我们很快将听到的马尔谷福音,比如说,妇女们,看到了“一个青年”在坟墓里。路加说有“两个人”。玛窦描述了一个宏大的场面。他说:忽然发生剧烈的地震,上主的一位天使从天而降,把石头滚开,坐在上面。他的容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看守的人见了他,都吓得浑身发抖,好像死人一样。天使对妇女们说:“你们不要害怕!”(玛282-5)。

 

读到这里,不太懂的读者会不知所措地问,这些妇女看见了什么?谁能解释这呢?聪明的读者问的是另一个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问题是:福音作者想告诉我什么讯息……他们用了什么图像和语言?所以,我们必须明辨讯息和语言;图像用来表达讯息。

 

我们不能把这些图像当作好像只是大事录。我们必须记住要真正理解福音作者的讯息。在复活节晚上,我们听到了马尔谷记述的复活节经验。我们将试着理解福音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我们先解释妇女们为什么去坟墓那里。马尔谷说她们要去傅抹耶稣。这看来像似一个信息,其实不然。那时没有傅抹尸体的风俗;只有清洗,穿衣,然后用麻布包裹尸体。

 

其实,玛窦和若望说妇女们去看坟墓。这在当时是一定会做的,因为下葬后三天,人们去哭亡者,也为确定确实是死了,因为埋葬是死后立刻做的,有时有可能只是表象的死亡。因此,玛窦和若望提到妇女们去看坟墓。马尔谷为什么有傅抹耶稣这一说?首先,福音作者想让读者反省并默想这些妇女要做的事。这是人面对死亡唯一可以做的:傅抹尸体,使尸体不朽……但你得到了什么?傅抹尸体的人战胜不了死亡……他建造了死亡胜利的纪念碑。

 

因此,福音作者想让我们反省:人,倾其所能,也不能战胜死亡。那些试图以某种方式延长生命的人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但还有另一个理由。为傅抹耶稣的身体,妇女们必须滚开那块将活人和死人分开的石头。但那石头却滚不动。

 

马尔谷想让我们注意这块石头。人可以傅抹尸体,但却不能滚开石头。当人死时,将永远与活人的世界分离。这是两个世界。他们不再沟通。人不能打开这扇门进行两个世界的对话。让我们试着想象:这些妇女在复活节早上去坟墓那里期待的是什么。你们可以想象如我们以前所说的“复生”。但为耶稣来讲,祂的身体被蹂躏,这种复生绝对不可能了。照现存的观念,她们可能期待“复活”,尽管不是所有以色列人都相信复活。法利塞人相信“复活”,但却认为是尸体的“复苏”。然而,他们期待什么时候“复活”呢?在几百年,几千年或几百万年之后。他们说当默西亚——人子的国来时,义人要复活。

 

这个观念在基督之前两百年就有了。这是玛尔大相信的复活的希望,当她对耶稣说:“我知道我的兄弟,作为一个义人,当人子的国来临时,他要复活。”但只有法利塞人相信这复活。撒杜塞人不相信。普通人有别的问题……他们不担心这个复活的问题。耶稣讲论过复活。祂说过凡信祂的人不会死。结束的是生理的生命,但祂带给世界的永生不是赐给死人的,而是赐给活人的……这生命在生理的生命结束时不会受创。耶稣讲到了不死的生命,“不死”。但人们没有明白祂说的话。

 

需要另一束光,复活节的光明来帮助理解耶稣所说的战胜死亡。不是延续生理的生命。让我们注意:这生命不是给死人的,而是给活人的。我们不死,因为我们拥有的生命是永恒赐给我们的。“一周的第一天清早,太阳刚升起,她们就来到坟墓那里。”

 

这里指出的三个时间很重要。福音作者坚持说“清早”——“太阳刚升起”。我不愿夸大象征的寓意,但福音作者的不一致让我们想到他指的是将要战胜世界黑暗的新光明。笼罩绝望中的整个人类的“黑暗”。现在,这黑暗即将消失;新的一天的光明破晓了。妇女们说:谁为我们滚走墓门的石头呢?这是人的力量不能移动的阻碍。只有由上而来的帮助可以开启两个世界之间的对话。

 

让我们听听去坟墓那里的妇女们看到的:

 

她们抬眼一看,见那块石头已经滚开了,原来那块石头很大。她们进了坟墓,只见一个青年,穿着白袍,坐在右边。她们便非常惊慌。那青年对她们说:“不要惊慌!你们来找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纳匝肋人耶稣,祂已经复活,不在这里了。看,这就是他们安放祂的地方。现在你们去,通知祂的门徒和伯多禄,祂要在你们之前去加里肋亚,你们将会在那里看见祂,正如祂曾对你们说过的。”

 

马尔谷记载当妇女们到坟墓那里时,她们“抬眼一看”。意思是,直到那一刻,她们的眼睛一直在看地上。这不是一个次要的细节。马尔谷不在现场。所以,马尔谷藉着“抬眼一看”在给我们一个讯息。这些妇女是人类在那个时刻之前表现的图像:人们寻求死亡之谜的答案,把眼睛盯在地上。把生命的延续寄希望于技术资源、科学和干化(木乃伊化)……眼睛盯着地上,他们只到了那里。今天的科技不同。它们可被称为“克隆”,“冬眠”……但目标是相同的:让生命永恒。在地上寻求答案,结果将永远是相同的。最多人也只能延长老年的寿命。

 

战胜死亡不能来自世界。面对坟墓,任何坟墓马尔谷邀请我们和妇女们一样:抬眼看。让你自己被由上而来的光明所包围。抬眼看的妇女们意识到仅靠人力无法滚动石头,它被由上而来的力量滚开了。被滚到外面了。有人已经做了她们做不到的。有人已经扭转了死亡的力量。耶稣已进入阴府,使阴府空了。祂已战胜死亡。

 

你们可以看到地上的门当耶稣进入阴府,这门已经死了……他们看到死亡逃跑了,被永远打败了。延长生理的生命不是真正的战胜死亡……因为死亡会再回来获取猎物。当生命被交于死亡时,才能战胜死亡,当肉体的生命被交于死亡时,人才能获得生命,死亡的恶魔不能再伤害这生命。妇女们进入坟墓。她们已经穿过了界限。她们已经接触了亡者的世界。

 

她们想在阴府找到亡者,找到老人……然而,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看见一个青年。这里用了一个希腊词:“neaniskon”这个词我们上周也看过,在革责玛尼山园里一个少年人有个少年扔下麻布给那些想逮捕他的人。他扔下麻布给那些想逮捕他的人,光着身子逃跑了。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一个青年。这是仅有的一次这个词“年轻的”在这里出现,在坟墓里。现在不是裹着麻布,而是穿着白袍。

 

为进入阴府并希望找到老人的生命和死亡的妇女,这是一个标记,她们现在看到的生命是年轻的。她们没有看到老的生命。在阴府里,在下界,和耶稣一起进入的世界将是永远年轻的。一个人在天主的世界里不会变老,因为时间不再流动。这个青年坐在“右边”。希腊词是“entois dexios”……在右边……在妇女们期待找到尸体的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积极的,美丽的。一切都是美丽的,因为这是一个新世界,天主的世界,永恒的世界。

 

白衣是光明、庆祝和喜乐的标记。妇女们惊慌了。她们的反应令人惊讶。我们期待的是喜乐,然而却是惊愕。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希腊词——“ecstasy”:似乎她们已经出离自身而进入了一个不期而至的世界,她们困惑。惊愕是正当的,因为与这个天使的相遇。当圣经记述与天主的神圣世界相遇时,恐惧、不安……是正常的反应。

 

马尔谷比其他人更强调了这些妇女害怕的反应。这是第一点。这个青年告诉妇女们:“你们来找那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纳匝肋人耶稣。”这是耶稣公开生活中的两个极端:纳匝肋,祂从那里开始,骷髅地是耶稣被钉的地方。这个生命已进入天主的世界。祂已经复活,不在这里了。看,这就是他们安放祂的地方。她们期待看到的不仅是在阴府的亡者,还有她们所爱的由阿黎玛特雅人若瑟埋葬的耶稣……但所有的亡者都离开了阴府。这个青年说:没有,这里的生命是年轻的。

 

当永生和耶稣一起进入,祂使这个地狱边境,这个阴府消失。天主介入了。这个被钉的人的命运改变了。这是这位青年向妇女们的邀请:“现在你们去,通知祂的门徒和伯多禄,祂要在你们之前去加里肋亚,你们将会在那里看见祂,正如祂曾对你们说过的。”这是给这些妇女们的功课。不是讲述她们的经验,而是邀请门徒们去加里肋亚,为使门徒们有妇女们的经验。

 

这个邀请意味着什么?门徒们必须回到他们跟随主时走的路上……他们还没有看见交出的生命在哪里结束。他们必须回去这条路在旅程的终点,他们将意识到祂是对的。和百夫长一样,他们将在交付性命的耶稣脸上认出天父的面容,祂是爱,唯有爱。他们内心将听到声音给他们保证:“如果你和祂一样活着的时候去爱,你将和祂一起进入复活者的世界。”

 

这是这位青年邀请我们每一位去活的经验。再次拿起你们手中的《马尔谷福音》,从加里肋亚出发,和主一起走,和门徒们一样,我们也将到达骷髅地。和百夫长一样,我们在天主子耶稣的脸上将发现相似天父的祂,因为祂为爱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天主是爱,唯有爱。妇女们怎么做的?“妇女们一出坟墓,就逃跑了……”

 

马尔谷说:“她们非常恐惧和惊讶,什么也没有跟人说,因为她们害怕。”在这里我们再次见到这个“恐惧”的主题和《马尔谷福音》的结论(因为这是马尔谷福音结束的地方):“什么也没有跟人说,因为她们害怕。”没有一本世界文学书是这样结尾的。理由很清楚。《马尔谷福音》没有结束,而是开始了,因为,我们必须回到加里肋亚。然后,离开加里肋亚,在奉献生命的那位的目光下走着,效仿百夫长的话,这个旅程结束了。妇女们为什么害怕?

 

害怕是一个神学的推理。这些妇女代表基督徒团体……他们为什么害怕?如果他们看见了耶稣的身体,他们将哭泣……他们将说:这个义人就这样结束了祂的生命,我们一辈子都会悼念祂。她们的生命将和以前一样继续,带着她们的问题,带着她们的计划和梦想。门徒们也将继续他们和以前一样的生活。什么都不变……只有这个纳匝肋人耶稣的回忆将留存。如果是这样,他们将不会害怕。

 

他们为什么害怕?面对复活,如果祂是对的……一切要改变。如果祂是对的,这意味着一个圆满的生命不是留给自己的,不是退缩到我们自己身上,成功的生命是为爱奉献的生命。这令人害怕。如果我们不害怕,我们就没有明白复活节的提议。成功的人是被引荐到天父光荣中的人;身为真正天主子的祂交付了祂的生命。有复活节经验的人除了害怕之外没别的感受。如果他不害怕,说明他还没明白。

 

还有另一个原因:“什么也没跟人说。”为什么不和别人说?恰恰我们今天也有这样的恐惧去宣告复活的主和复活节的讯息。当我们宣告纳匝肋耶稣的道德提议时,我们喜乐。没有比耶稣提出的人道主义更美的。真福是为达到人性的圆满人们可以做的提议的顶峰但诱惑在那里停下来。耶稣提议的基督徒的人道主义即使没有复活节也有价值,因为,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知道,那真正的人是耶稣所提议的……不是杀人者、压迫者、罪犯、盗贼。不是的。而是爱人的人,这才是真正的人。另外一种仍是野兽的时代。这提议即使没有复活节也将有效。

 

当宣布超越生命的生命时,即:已经被奉献的永生,我们也开始发现我们有麻烦了。我们害怕宣讲这个完全改变我们如何看世界的真理。祂改变了我们如何看待生命、家庭、金钱、事业……改变了一切。就复活节的这个观点,我们也不好意思宣告。

 

有时,甚至在复活节前夕的庆祝中,讲道人不是宣告(应使眼睛发光的)战胜死亡的胜利,他们给出很多建议……非常有趣的建议,但很多时候,他们没有勇气宣告我们信仰的重要真理:永生战胜了死亡。但我也认为这些妇女们的沉默有另一个含义。

 

为我们有另一个讯息。福音的宣告以妇女的沉默开启。她们没有对人说什么。这是宣告福音的开始。回到加里肋亚。在《马尔谷福音》中,这些妇女,不仅是跑去宣告复活节喜讯的人的图像,她们也是聆听并将她们的经验内化的人的图像。在宣告之前的沉默是必需的。在这些妇女身上,在所有经验复活节的人身上,有一种内在的震撼。这震撼带来一种全新的生命展望。在复活节的光照下,祂彻底改变了存在的意义。

 

所以,妇女们没有说话。首先,她们一定意识到她们内在的改变。她们应该意识到这种内在的震撼只有这样,她们才能邀请别人遵循同样的路看到复活的主。

 

祝大家复活节快乐。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