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会因死亡而消失吗?

2024-04-03 09:48   意鸣子  阅读量:8835

爱会因死亡而消失吗?

 

 

 

安息日后的第一天清早,天还没亮,玛利亚玛达肋纳来到坟墓前,看见墓门的大石已被移开。就立刻跑去见西满伯多禄和耶稣喜爱的门徒,对他们说:“他们从坟墓里把主搬走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把祂放到哪里去了!”

 

祝大家复活节快乐!

 

我们将在今天的福音中看到三个人。这三个人曾和纳匝肋人耶稣有很深的情谊。这些不是欧瑟亚先知描述的短暂迷恋,不是太阳升起时消失的晨云,或者像黎明消失的朝露。不是的。这种深厚的关系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生命。他们拥护基督,因为他们已经明白祂是一个走向成功的非凡之人。

 

但祂的生命却突然结束了;祂被政治和宗教的掌权者处决了。纳匝肋人耶稣不光彩的结局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影响了那些已经认识祂的人因为他们和祂的关系不再和先前一样。无论是在加里肋亚或在耶路撒冷,很多人仰慕祂的正直以及祂爱的举动,仰慕祂宣讲的高尚道义。

 

所有这些人肯定为祂的死而难过。这些人仰慕纳匝肋人耶稣,但仰慕和爱是非常不同的。只有一群门徒真的爱祂,为跟随祂而冒着生命的危险。其中的三个门徒出现在今天的福音中。不难想象他们心中的问题。他们是恋人他们想知道他们和耶稣培养的深厚情谊是否永远结束了。爱会因死亡而消失吗?在福音中我们已听到三次“坟墓”这个词,在今天的福音中,我们将再有四次听到这个词。

 

在希腊文中,“坟墓”和“回忆”是同一个词。坟墓是回忆。人去坟墓难免想到在那里的人。那人留下了什么?和那人共有的爱还留下什么?只有回忆吗?在这一幕中占重要角色的坟墓,处在最显著的位置,因为在这个坟墓里我们将看到今天福音提到的三个人物。

 

在他们面前,我们要确定一下我们对纳匝肋人耶稣的爱是否和他们的一样。如果我们的爱和他们的一样,如果我们爱祂,我们不禁要问那些人所问的同样问题。我们也会问:耶稣去了哪里?我想知道祂是否永远死了……我们和这些人物一起问这个问题。入场的第一个人是玛利亚玛达肋纳。这妇人曾被耶稣治愈。她在黎明时去坟墓那里,天还没亮。似乎是有点矛盾:黎明时,天还没亮。这黑暗有一个象征性的意义。这是犹达斯离开最后晚餐厅时笼罩世界的黑暗。

 

圣若望指出犹达斯离开去出卖耶稣时是在“黑夜”。关于世界的光明和黑暗之间的斗争,《圣若望福音》在开始说:那光正在进入世界,这是普照众人的真光。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不能胜过这光。(若195)然后耶稣对尼苛德摩说:“光已来到世上,世人却宁爱黑暗而不爱光,因为他们的行为邪恶。”然后耶稣说到祂自己:“我是世界的光”(若812)。祂是世界的生命。

 

这是复活节早上仍然笼罩世界的黑暗的意义。这里的黑暗有象征性的含义;这显然是死亡战胜生命的标记。也代表玛利亚玛达肋纳内心的黑暗。困扰她的问题是:一个爱的关系为什么会结束?在复活节早上,这黑暗开始消失,光明出现,让人“看见”。你们开始看见。

 

其实,福音中最重要的动词是“看见”。这三个人在坟墓中看到了什么?在我们的语言中只有一个词来表达“看见”,但在希腊文中,我们将看到有三个动词来表达“看见”,但意义不同。我们将注意到这三个人在坟墓前“看见”的细微差别。

 

玛利亚玛达肋纳看到了什么?这里用的动词是是“看见“,看,观察。她来到坟墓那里,肉眼“看到”,她看到他们所有人看到的……看到可证实的:墓门的大石已被移开。记住这石头将死人和活人的世界分开。耶稣说:“移开拉匝录坟墓门口的石头”(若1139)。这里,当玛利亚玛达肋纳来到坟墓前,她“看见”,核实了一个历史事实。石头已经被移开了。有人移开了;有人已经打开了坟墓……但她不知道是谁。这是具体的事实。

 

多次读到这一事实:耶稣的反对者、敌人从未否认过这个事实。坟墓的石头已被移开了,耶稣的尸体不在哪里了。对这一事实的解释是多样的。围绕空坟墓的整个故事传开了。一个尸体应该在里边,但是没有在那里。

 

玛利亚玛达肋纳代表谁?她代表门徒……真正爱基督的门徒:将他或她的生命与耶稣相联合,他/她深入分享耶稣所做的抉择,在他们内心深处无法接受失去耶稣。她是那个说“没有祂,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没有祂我就不能生活”的人。

 

如果我们对基督没有这种热情说明我们和祂的关系很肤浅,不着边。这说明还有别的人和事真的让你在乎。他们“信赖”:他们认为如果耶稣(他们已把生命交给祂)不活着,他们的生命就没有意义。这说明这人真的爱祂,而不仅是仰慕祂“仰慕”,是因为耶稣在祂的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祂在世界历史上留下了足迹。而恋爱是另一回事。

 

在玛利亚玛达肋纳内我们清楚看到这一点:没有祂,不能生活。她做了什么?她跑去。以前在周六,一切都很安静,但现在一切都开始动了。玛利亚玛达肋纳跑去。然后不久,我们将看到伯多禄和另一位门徒出来,也跑去坟墓那里。她就立刻跑去见西满伯多禄和耶稣喜爱的门徒,对他们说:“他们从坟墓里把主搬走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把祂放到哪里去了!”

 

基督的爱不是活在一种个人化的亲密中。玛利亚玛达肋纳的态度告诉我们她属于一个团体,她没有独自去寻找有关我们生命意义的问题的答案;她和弟兄们一起去。玛利亚玛达肋纳在这一寻找中贡献了她的力量,她和门徒分享她看到的。这是第一个解释。这是每个人都可以证实并试图给与的解释:“他们把祂搬走了”。然后玛利亚玛达肋纳退了场。

 

现在让我们听听伯多禄如何回应玛利亚玛达肋纳的话

 

伯多禄和那门徒就出来,往坟墓那里去。两人一起跑,可是那门徒跑得快,比伯多禄先到坟墓那里。他弯腰往里面观看,只见麻纱殓布放在那里,但没有进去。

 

见了玛利亚玛达肋纳之后,我们现在看到爱基督的另外两位门徒。对第一位我们非常了解,他是伯多禄。第二个没有名字。

 

传统总是把他认定为圣若望,他由于谦卑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去而是写了耶稣所爱的门徒。毋庸置疑,圣若望就是耶稣所爱的门徒,但我们必须保留福音的原样,没有名字。福音作者的目的很明确:这是邀请把我们的名字放进去,去比较我们对基督的爱与耶稣的爱徒对基督的爱。在《若望福音》中,某种意义上,他的出现总和伯多禄有关联。他在伯多禄之前入场。他是洗者若翰的那两个门徒之一当他们看见耶稣时,洗者若翰说耶稣是天主的羔羊,他们就跟随了祂。他们问耶稣祂住在哪里,并去和祂留在那里过夜。

 

和耶稣相遇之后,他们开始了新的一天,一个新的生命。这个门徒没有名字,他是耶稣所爱的门徒在伯多禄之前到达坟墓那里。他代表了找到基督就立刻觉得自己被爱包围的人。然后,这门徒只有在最后晚餐中被提起,当耶稣说“在十二人中有一个要出卖祂”时,伯多禄不知道如何识别和耶稣站一起的人与背叛主的人。伯多禄问耶稣所爱的门徒:谁是背叛耶稣的人?

 

伯多禄不知道如何识别爱耶稣的门徒但另一位门徒立刻认出谁和主站一边谁反对新人和新世界。然后,在耶稣的苦难时,这门徒有勇气跟着老师进入了大司祭的庭院。尽管伯多禄试图跟随主……但后来否认了祂。

 

然而,耶稣的爱徒不是在众人都拥护主时有勇气在,而是当祂开始遭受磨难时有勇气在。这为今天的我们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讯息。爱主的人,即使当主不再受人爱戴时,仍然忠于这份爱,在骷髅山上,他再次出现。伯多禄不在那里,但耶稣的爱徒在那里。他不是若望。福音作者说若望和其他所有人一起跑掉了。在骷髅山,跟随耶稣到最后完全奉献祂的生命,跟随为爱奉献自己生命的纳匝肋人耶稣的新人的提议。耶稣的爱徒也在那里。

 

然后我们看今天的福音,耶稣的爱徒比伯多禄先到坟墓那里。这图像表达了难以克制的爱催迫他。后来,他再次出现在加里肋亚湖边;也是这门徒比伯多禄先认出了复活的主。他对伯多禄说:在岸上的那人是主。最后,当复活的主对伯多禄说“跟随我”的时候,这位爱徒也在场。伯多禄没有决定,并看向耶稣的这位爱徒,因为他知道他与主的关系必须以这位门徒为榜样。这里代表了真正的门徒。

 

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福音。耶稣的这位爱徒来到坟墓那里做了什么?他弯腰往里面看。再次,这个动词和描述玛利亚玛达肋纳用的动词一样。观看:这是一种肉眼的看。他看到的和玛利亚玛达肋纳看到的一样,没有别的。他看见麻纱殓布放在那里,但没有进去。

 

为明白这一点,必须说明一下那个时代的坟墓和照片中的一样。你们看到坟墓的入口和耶稣的坟墓是同一时期的。在入口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前厅,另一个是我们特别感兴趣的,即拱门。耶稣被安放的地方就像你们看到的地方一样;耶稣被安放在那里。耶稣的这位爱徒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玛利亚玛达肋纳也看到的,其实用的动词一样;他看见了一块殓布。它们和埃及木乃伊用的绷带不一样,不一样。

 

希伯来人只将尸体包裹在一件大约四米长,一米宽的长袍里。这块殓布被叠起来盖在人身上,那里也有三条绷带,把殓布和身体绑起来,一条绷带绕脖子,一个在中间,另一个在脚踝处。这是他们安葬的方式。

 

福音说这个门徒看到了这块殓布。希腊动词是kéimena”,意思是“瘪下去的”。以前,当尸体在那里,这殓布是“撑开的”。现在有同样的形状,但却是瘪的,有皱褶的。一切都在原位,只有尸体不在那里。殓布在下面。耶稣的这位爱徒开始认出,在殓布之上是丈夫的丘脑,是所爱之人。按照《若望福音》,这块殓布仍然散发着由尼苛德摩和阿黎玛特雅人若瑟放置的香料的香味。他们带来了没药和沉香调制的、100磅……45公斤的香料。

 

巨大的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神学含义。福音作者告诉我们这些爱基督的门徒已经认出了奉献祂自己生命的丈夫;祂如此爱人,以致完全奉献了祂自己。这是门徒倾注于那块布上的香料的含义。所以,这门徒已经看到了死亡的标记。

 

教会的这个图像很美:这位门徒没有进入,而是等伯多禄。这是我们的教会。教会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在团体中有各种人,有人跑得快、爱得多,他们先到了,其他人后到,但他们知道如何等候并尊重别人。这位先到的门徒等伯多禄。他原想先去那里找到问题的答案:我们爱的人去了哪里?

 

现在伯多禄到了。西满伯多禄随后赶到,进了墓穴,也看见殓布放在那里,裹头的头巾没有和殓布放在一起,而是卷着,放在另一处。这时,那先到坟墓的门徒也进来,他一看见就信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们还不明白圣经上说耶稣必须从死者中复活的意思。于是,这两个门徒就回家去了。伯多禄随后赶到,跟着爱基督的这位门徒他看到了殓布在地上,即瘪下去的殓布。

 

但这里用的动词不再是blepo”,即观察众人看到的,而是用了一个动词“默观”,惊讶地看,反省众人观察到的……换句话说,伯多禄回忆起和耶稣一起度过的三年,他听到的话……他开始看到超越肉眼所能看到的,看到超越可以被证实的事实的一些东西。吸引他到基督那里的爱开始起作用就是这爱让他看透这奥秘。他不只是看到放在那里的殓布他也看到了裹头的头巾没有和殓布放在一起,而是卷着,放在另一处。这头巾是什么?这头巾是裹在死者头上的,用来使他的嘴合上。

 

是卷着的,希腊动词是entulizo”,可以指“裹着的”,卷着的。这头巾不像麻纱殓布那样卷着,而似乎是为了保持耶稣的头的形状。此刻,两位门徒开始直觉到John Chrysostom所描述的,如果尸体被贼偷走了,他们不必像盗尸那样将殓布剥下来。他们不用费劲拿掉并叠起头巾,并把它整齐地放在另一处。

 

这里,耶稣的爱徒再次入场。他也在伯多禄之后进入了坟墓,福音中说:“他一看见就信了。”这里是第三个动词“看见”意思是看到超越可证实的东西,看到奥秘的内在,看到超越感官可以证实的东西。这位爱徒开始相信。这为我们也是信仰之路的开始。面对死亡的记号,你开始意识到生命的胜利。空的坟墓、殓布、叠起的头巾,引起了问题,但却没有强迫人去相信。这些不是复活的证据。

 

这些模糊的记号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圣若望说在信仰的路上你必须经过看见的这三种方式才能成为真门徒。开始是看到可以证实的,然后反省你已经看到的,但最后一步不是由理性支配的,也不可能由理性支配,而是由理性和爱来支配。真信仰不否认理性,否则那将是天真的信仰。真信仰超越理性。

 

爱不限于理性,更深入一步。信仰不能被强迫,也正因如此。信仰以不同的方式获得,因为爱在起作用。其实,我们注意到耶稣的爱徒没有试图说服伯多禄他开始相信了。但不讲话,因为信仰有一个非常个人的幅度。门徒用爱的眼光去看事情。

 

这三个人物代表基督徒团体中各种不同的成员。每个人都以他/她自己的方式为发现逾越节奥迹贡献力量。他们都热情地寻找信仰,他们在怀疑中争论,他们有不同的直觉,但他们却是团结的。一旦有人发现了光明,就和弟兄姐妹分享。

 

伯多禄有点慢和笨,他总是迟于理解记号缓于听到主的声音,认出复活的主。他代表爱主的门徒,但却限于他们自己对经书的不了解并执着于传统的观念和自己的笃信。耶稣的爱徒热切爱主,很敏感于从记号到现实的跨越。这代表了团体中的一部分人,由爱指引,很快相信复活的主;这信仰改变你们的生命。

 

在这三个人中,玛利亚玛达肋纳是第一个清楚看到复活之主的人,因为她比其他两个更爱主。她跑去告诉每个人她的爱让她看到的:“我看见了主!”这里用的动词是“orao”(若2018),这动词超越理性,不是否认理性,而是超越理性。是爱让你明白。玛利亚玛达肋纳没有说她已经“看见耶稣”,而是已经看见了“主”。她没有看见祂回到了这个世界;她看见祂在天主的世界里复活,这只有用爱的目光才能看到。

 

祝大家复活节快乐。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