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前夕守夜礼(圣周六)

2024-03-29 11:10   意鸣子  阅读量:12448

复活前夕守夜礼

不要在死人中找活人

 ​基督徒确信自己是人类与社会理想目标的守护者。若是人们认为我们所宣讲的伦理标准高尚与崇高时,我们感到很自豪。

我们也很高兴被人称为是博爱、正义与和平的使者。

然而,我们却对自己是复活的见证,照亮坟墓黑暗之光明的携带者而感到一些保留。

    ​有时候我们看到,在逾越节晚上的讲道中,宣讲者在讲述基督战胜死亡时似乎表现不出内心真正的喜乐。有时不讲复活的基督,而是讲论当下的问题以便吸引人更多的注意力。触及严肃而重要的社会问题时,需要在福音的光照下去理解。但是,在复活前夕,基督徒团体应听到另一种宣布。人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庆祝生命之主,因为天主在祂的仆人耶稣身上完成了从未听说过的奇迹。

教会初期的戴尔都良这样评价当时代的基督徒团体的生活与信德:基督徒的希望就是死者的复活,我们所有的一切是因为我们相信复活。

基督徒与别人的不同不在于高尚的伦理。非基督徒也去实行爱德的崇高行为,虽然他们没有意识到,但也是被基督的圣神所推动。

世界从基督徒身上期望看到的是,符合福音精神的伦理生活。但人们首先寻求的是对死亡之谜的答覆,基督复活的见证,因为基督的复活使死亡变成了新生命的诞生。

    ​对新生的期待只能从不再害怕死亡的人身上体现出来,因为信德之光告诉他们,「我看见了」复活的那一位,并在心中期待着,白日将近,晨星将要升起(伯后2:19)。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样的信息,现在让我们重复以下的话:愿我们每时每刻的生命都被复活的光明所照耀。 

 

书信 罗 6:3-11 

从初期教会开始,基督徒就称安息日后的那一天为圣日,并以一个新名字称呼这一天。罗马人称为「太阳日」的那天就成了「上主的日子」,因此称「星期日」。

基督徒很快就感觉到,需要用特殊的一天来庆祝基督的复活,因为这是他们信仰的基础与核心。因此逾越节就被称为「星期日中的星期日」「节日中的节日」,是最重要的节日,最大的星期日,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人人都参加隆重的复活前夕守夜礼,也在这个时候为慕道者施洗。慕道者并不是接受一个简单的洗礼,而是完全浸到水中,然后从圣洗池中出来。正如从母胎中出来一样,成为一个新的受造物,光明之子。

在喜乐的歌颂声中,基督徒团体接纳教会的新子女,就是由圣神和水而获得新生的子女。这就是保禄在今日的读经中所告诉我们的。

保禄回忆了罗马的基督徒领洗的时刻和他们接受的教理知识。

保禄以一个反问来开始: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受过洗归于基督耶稣的人,就是受洗归于他的死亡吗(3节)?他用这种反问的方式提醒他们已经接受的真理。他们在基督内受洗使得他们与基督亲密联合,分享基督的死亡,并与衪一起进入生命。

耶稣也有一次提到洗礼:我有一种应受的洗礼,我是如何焦急,直到它得以完成(路12:50)。指的是祂将经过死亡之水的洗礼,并将在逾越节获得复活的生命。

保禄强调,基督徒蒙召要走与老师同样的道路。若想获得复活基督的丰富生命,人要首先死于旧我,将自己的邪恶生活埋葬。就是要浸入洗礼的水中,浸入水中意味着死于罪恶,埋葬自己的过去,重新开始一个全新的生命,与基督相似的生命(4-6节)。

保禄在迦拉达人书中通过一个形象的对比来解释由死入生,即「本性的行为」与「圣神的行为」之间的对比:本性私欲的作为是显而易见的:即淫乱、不洁、放荡、崇拜偶像、施行邪法、仇恨、竞争、嫉妒、忿怒、争吵、不睦、分党、妒恨、醉酒、宴乐以及凶杀,与这些相类似的事。我以前劝诫过你们,如今再说一次:做这种事的人,决不能承受天主的国。然而圣神的效果却是: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迦5:19-23)。

逾越节的晚上对每一个基督徒来说,无论是儿童、少年、青年、或是成年人,都是提醒自己的好机会,去实践我们在领洗时所发的许诺,行为应与领洗时的誓言保持一致。

保禄在今天读经的第一部分阐述了消极层面,即要死于罪恶。他在第二部分(8-11节)强调了积极的层面,进入新生:如果我们与基督同死,相信也要与衪同生(8节)。

如果我们经过死亡,那最后的结局将会是复活的生命。

初期的基督徒从内心接受了保禄关于洗礼的讲述。他们努力在生活中付出实践,并且逐渐丰富了洗礼的仪式,使之更能表达其中的象征意义。

他们让新领洗者穿上白衣,代表一种全新又没有瑕疵的生命,并努力活出这样的生命。当他们从洗礼池上来,主教给他们穿上白衣,并拥抱他们。在一些团体中,主教也在他们的口唇上放几滴奶与蜜,是天主许诺给进入福地的人们的食粮。为新领洗者来说,福地就是天主的国。

洗礼池的形状也有象征意义。纳匝肋现在保存着两个很古老的洗礼池,正方形或长方形,用以提醒候洗者洗礼池就如同坟墓,浸入洗礼池就是将自己的「旧我」与基督同葬,并与基督一起进入新的生命。有的洗礼池是圆形,代表穹苍,告诉新领洗者已经进入了天上的国度。有的洗礼池是十字架形状,象征生命的奉献,邀请他们与老师一起,将自己奉献给兄弟姊妹。鸡蛋形状的洗礼池具有更明显的意义:就如生命破壳而出,同样新人也由洗礼池中产生。

 

马尔谷福音 16:1-8​​​

在圣诞节前夕、圣家节、和救主受难日,准备一篇讲道并不是特别困难,而是一个挑战。其实,这些节日是建于历史事件的基础上,任何人都可以证实这些事,就是他们有一位作为主角的加里肋亚人耶稣,是在黑落德王朝出生,并在比拉多统治期间被处决。

在逾越节之夜,情况有所不同:凭经验观察到的事件没有得到庆祝,传道人的任务更加艰巨:将信徒的目光引向更远的地方,进入看不见和无形的现实中。他必须能够使听道者注视的不是这个世界的光,而是属于天主的现实。

这令人眩晕;被吓倒的是宣布这震惊的消息而陷入焦虑和害怕中。

妇女也经历过同样的恐怕,她们在安息日后的第一天,进入了坟墓,看见一个少年人,坐在右边,穿着白衣,这同样使妇女感到惊恐 (第5节)。

马尔谷坚持这样的惊恐,并在福音书结尾加了些莫名其妙的注释:「因为她们又发抖又惊慌,从墓地一出来就逃跑了,什么也没有告诉人,因为她们害怕。」(第8节)。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沉默是不可能的;但是,从神学的角度来看,它具有深远的意义。那些「遇见」了那复活者的人,即使是那些从天使那里领受了天上的信息,生命之主胜利的人,都受到惊吓,面临着宣扬这一件不可思议的事的任务。他知道冒着被拒绝或嘲笑的风险。

保禄有多次这样的经历。在雅典阿勒约帕哥的论坛上,他发表了引人入胜的演讲,并附有丰富的语录。保禄成功地吸引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听众。但是,当他提到死者复活的话题时,它就引发了欢闹:有些人嘲笑起来,又有些人说:「我们以后再听你讲论这事。」(宗17:32)。

马尔谷意识到使人们了解并欢迎这奥秘的困难,他选择了一种新颖的方式来表达:与其他传教士不同,他没有讲述任何复活的现象。事实上,这福音书的最后一页(谷16:9-20)虽然属于文本,但不是他写的,而是后来加上的。

马尔谷令人惊讶的选择是出于牧民原因。他是为那些没有亲自见过纳匝肋人耶稣的人而写的。他们中许多人甚至还没有遇到一些跟随耶稣从加里肋亚到耶路撒冷的门徒。他们只听到了那些与「复活者」的独特而不可重复的经验见证。

他们是属于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基督徒。因此,他们是否失去了「看见、听到、触摸」这活着的人的一切机会吗?

这是马尔谷想要回答的问题。

他首先介绍了三位妇女,她们买了香料后,一大清早,便去坟墓傅抹耶稣的身体。他用名字称呼她们:玛利亚玛达肋纳、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及撒罗默。他们是同一班人,耶稣在被钉十字架时,在加尔瓦略上「从远处观看着。」(谷15:40-41)。

这三个人中最著名的是玛利亚玛达肋纳 — 如路加所写 — 从她身上赶走了七个魔鬼(路8:2)。传统错误地她被认为是一位罪人。反而她是一个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妇人。耶稣治愈了她,她成为了耶稣的门徒。在耶稣生命中的很多时刻,她都与耶稣很亲近。

在一周的第一天,安息日的休息期间,这些妇女为她们的朋友耶稣哀悼而行动。他们在夜里行走:外面仍然是漆黑的,但尤其是在她们的内心是漆黑的。这是荒凉和绝望的黑暗。他们确信与耶稣的关系已经永久中断。

他们出行的目标是坟墓,是死亡不受挑战地庆祝着胜利的地方。在无敌的力量面前,人们不禁屈服、哭泣或诅咒,就像以往任何时候都一样。他们责怪那些嫉妒自己保留永生的神灵。

妇女无能为力,只能屈从于共同的命运,命运决定着每个人 — 甚至是正义的人— 的生命都以坟墓结束。在耶稣的情况下,当时还有可耻的死亡的侮辱。

他们去傅抹尸体。

但是给尸体防腐是一种可怜的姿态。这是人们反抗自己的命运,超越自然界所施加的时间限制的最后尝试。它是为了一个绝对不存在的人的生命延续。防腐(……今天我们诉诸冬眠)实际上 — 随着时间的流逝 — 使这种毁灭性的死亡迹象更加明显。

人的能力不能做更多;他们必须降服。庞大的,无法移动的巨石将生者的世界与死者的世界分隔开。

但是突然出现了一道光辉。

妇女在「太阳刚升起,就来到墓地。」(第二节)

这不是边际的记录。对于圣史而言,这光辉是新一天的标记,这是空墓出乎意料且令人震惊的发现的序幕。

夜晚结束了;石头被滚开了。虽然这是非常好,但墓被扔开了。没有人能做到,上主做了,祂消灭了死亡的力量。

一如既往,天主谨慎地介入;没有人看到祂。祂通常做善事,而没有被察觉。通过祂的迹象可以被查核:死亡的巨石被清除,传播爱的喜悦、修和与和平。不可能不注视「他的面容」,但是 — 正如发生在梅瑟(出谷记33:18-20)身上的事那样 — 当他过去后,可以「从背后」看到,他沉思的生命,涌现在他脚步的足印上。

妇女进入坟墓,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坐在右边,身穿白色长袍(第5节)。路加说这两个人穿着耀眼的衣服(路24:4)而玛窦写的是上主的一位天使从天降下(玛28:2-3)。圣史使用这些图像来介绍天主的启示,并传达了这样的信息:妇女以及他们,和我们所有人都受到欢迎:被钉十字架的纳匝肋人耶稣还活着。他像每一个存在者一样,他为爱而度过,并没有被死亡消灭,而是天主使他永生。

耶稣被确定为「被钉十字架的人」。当他沿着巴勒斯坦的街道行走时,他是「纳匝肋人」、「辣比」,「达味之子」。现在,他将永远成为「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加尔瓦略山是他的爱情最清晰的表明,是最后时刻,是他一生完全给予的标记。

他打算在哪里会见门徒?今天,可以在甚么地方,甚么环境,我们同样可以会见呢?

马尔谷以整个段落,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复活者在他死亡的地方找不到,身穿白衣的少年人说:「他不在这里了」。他请妇女们去看空的墓坟:「请看安放过他的地方。」(第6节)

只能在生活发生的地方找到生命:在加里肋亚,在他的话语响彻的地区 — 继续透过他的门徒 —产生回响,引起共鸣。

现在我们了解马尔谷的说法:天上的使者指的「加里肋亚」,就是宣扬福音的每个地方。团体的信徒过着全新的生活,在那里他们共享所有,与人修和,围绕着圣体之饼被擘开的餐桌生活。

在逾越节之夜开始时,蜡烛 — 它是象征复活基督的光辉,每天晚上照亮(悲伤的、悔恨的、犯罪的及其悲剧性后果的晚上)— 庄严地进入了教堂,在那里,一群「笼罩在黑暗中」的信徒静默地等待着它。

由那个锥体,有些人带着蜡烛开始,胆小地开始轻拍火花,然后立即将火花提供给邻近的人。简言之,整个圣殿都被光 — 复活的光所包围。

这些姿态充满意义!第一个遇到复活之光的人会立即将它接收到的礼物传达给其他人。他并没有强加于人,而是几乎带着恐惧和颤抖而恭敬地提供了它。他确信,如果有许多人欢迎这神圣的火焰,那么整个世界都会被照亮。

这位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不仅要向妇女,而是要向每一个真正的信徒宣告自己的信仰经历。

已有0人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