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餐质变论的争辩:早期教会的历史证据

2023-03-23 10:27   万有真原  阅读量:6291

Debate on Eucharistic Transubstantiation: The historical proof of the early church

作者:彻疏明

 

圣餐质变论,或者说基督在圣餐礼中完整的临在——这是我认为最重要、我最擅长、也是我一直以来最想写的一个主题。话虽如此,我却一直很逃避写这个,因为要详细地讨论这个神学命题,我想我们大概需要写一本300页以上的书。但当我意识到这个主题依然是许多人(甚至是超过半数的天主教徒)最难以解决的一个困惑,我终于决定在这个新建文本中打下了“圣餐质变论的争辩”这串标题。

 

首先声明的是,在这篇文章里,我们仅从一个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早期基督徒的观点,准确地说是从1世纪到中世纪以前的教父和神学家对此的论述,——也就是说“历史证据”,或争议探源。需要明确的是,对于这个问题的论证绝不仅有这一个角度,圣经学、神学、哲学、逻辑、圣餐神迹…值得讨论的角度何止千万,——只是在我看来历史证据也许是一种最真实客观、无法反驳(无论是圣经解读还是哲学都有讨论的弹性)且非常有效的切入点,所以我对质变论的文章选择从这里开始。如果你是一个反对质变论的新教徒,或是一个对“基督人性的肉体真的也出现在了我们的弥撒中吗“感到不确定或摇摆的人,那么这篇文章就是为你写的。

现在,让我们进入主题。

自从16世纪宗教改革以来,形形色色的新教派神学家们对圣经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激烈地争论反对天主教会的传统与教导。其中最著名、而且直到现在也依然在争论不休的一条就是:基督在圣餐礼中真的以肉体、血、灵魂、神性而完整地临在了吗?如果你是一位天主教徒,你当然会说“我想是的”,但你也许并不清楚支撑这条教义的论据都有哪些,只是听从了教会的教义。当然,我们可以从圣经中找出大量的句子来证明这是基督的教导,可是,作为反对派的新教神学家也可以从圣经中找到一些句子来证明——不,这只是耶稣的又一个比喻。

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当然都知道圣经里说了什么,他们的分歧在于“圣经说的是什么意思”。的确,不同的人对圣经会有各种各样的解读,麻烦的是每个人多少都有支撑自己理论的证据(不管它们是否合理充分)。当我们不知道如何区分谁的解读才是正统时,总是不妨来看看耶稣亲自教导(并赐予权柄和圣神)的门徒,以及他们的门徒是怎么解释并传递的。因此,在此问题上,想要在这两种相反观点之间分辨,一种有效的方法就是回到历史的最开始,来看看最早期的基督徒们是怎么理解耶稣的话的。或者说,最早期的基督徒——那些由宗徒们、或是宗徒的门徒们亲自教导的教会在圣餐礼中是怎么相信的。如果他们认为耶稣的话只是一种比喻,而天主教会被证明在中世纪才发明了“质变论”,那么天主教会的腰杆可就没那么硬了。但如果早期的基督徒们都圣餐礼中朝拜通过饼酒的质变而临在的基督,并且还留下了准确的文字记载,而“象征论”只是最近几个世纪才出现的理论,那么我想新教徒也许该正视一下自己对圣经的解读问题。

在本文里,我会用严谨的学术方式列举从1世纪开始的早期教父们对于圣餐礼的论述,所以本文非常干货可能有些枯燥,但我保证你付出的时间将会非常值得。

我先做个剧透:通过对于大量早期基督教文献的研究,从1世纪到中世纪的关于“圣餐礼中祝圣过的饼酒(consecrated species)就是基督质变的身体和血”这点是完全达成共识、毫无异议的,你无法找到一个权威的教父或神学家对此提出过质疑。并且我们也能知道,从1世纪基督升天后的教会开始,基督徒们一直对祝圣过的饼酒就是基督深信不疑,并且虔诚地领受它们,一千五百年来始终如此。直到16世纪,象征主义的概念才在宗教改革派的教义中被提出。这个典型的新教理论实际上是一种“全新的东西”,它既非基于任何一位早期教父的解读,也不基于任何宗徒的教导(Fradd,2020)。

(请注意,本文中所有中文引用皆为作者自己的翻译,并非官方出版的中文译本;以逐字直译的方式翻译自出版的英文译本。)

1. St Ignatius of Antioch/安提约基的圣依纳爵(35-107 AD)

首先出场的是Ignatius of Antioch,不是16世纪耶稣会的那位先生,他来自安提约基亚(安条克),生活在1世纪,与主的宗徒们活动的时间重叠,据考据很有可能亲耳听过若望和其他宗徒的教导。

他曾被任命为安提约基亚(安条克)的主教,在107年的迫害中被处以死刑当众喂了狮子。

以下是他在写给士麦那教会(今土耳其伊兹密尔)的信中所述:

“请注意那些对我们所领受的耶稣基督的恩典持异端观点的人,并看看他们的观点与天主的心意是多么相反...他们不参加圣餐和祈祷因为他们不承认圣餐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的肉体,是为我们的罪所受苦的肉体,也是天父在他的仁慈中再次复活的肉体。否认天主恩赐的人正在他们的争论中灭亡。”(Letter to the Smyrnaeans 6:2–7:1 )

“Take note of those who hold heterodox opinions on the grace of Jesus Christ which has come to us, and see how contrary their opinions are to the mind of God. . . . They abstain from the Eucharist and from prayer because they do not confess that the Eucharist is the flesh of our Savior Jesus Christ, flesh which suffered for our sins and which that Father, in his goodness, raised up again. They who deny the gift of God are perishing in their disputes.” (Letter to the Smyrnaeans 6:2–7:1 )

以下是他给罗马教会的信中所述:

“我对可腐朽的食物没有兴趣,也不喜欢这个世界的享乐。我渴望的是天主饼——达味后裔耶稣基督的肉身;我渴望所饮的是他的血——可朽坏的爱(Letter to the Romans 7:3 )

“I have no taste for corruptible food nor for the pleasures of this life. I desire the bread of God, which is the flesh of Jesus Christ, who was of the seed of David; and for drink I desire his blood, which is love incorruptible.(Letter to the Romans 7:3 )

2. St Irenaeus of Lyons/圣爱任纽 (130-202 AD)

St Irenaeus可以说是最著名的早期希腊教父之一,在2世纪任里昂主教,著名的异端之锤,维护正统教义的主力,主教中的战斗机。他是宗徒若望的门徒Polycarp(圣坡旅甲)的门徒,所以等于是若望的徒孙,生活年代和宗徒非常接近,对他们的言行也有大量的书面记录,是研究早期教会史重要的圣经外资料。

以下是他的著作Against Heresies (驳斥异端书)中所述:

“他从受造之物中取了面包,称谢说“这是我的身体”。对于那杯也类似——从受造之物中所取的(葡萄酒)他也明认是他所流的血。他教导新约献祭……在各处的洁净的(天主)。(Against Heresies 4:17:5)

He took from among creation that which is bread, and gave thanks, saying, ‘This is my body.’ The cup likewise, which is from among the creation to which we belong, he confessed to be his blood. He taught the new sacrifice of the new covenant……but that in every place sacrifice will be offered to him, and indeed, a pure one. (Against Heresies 4:17:5)

“若主不是从父来的,他怎能合理地拿着与我们同为受造之物的饼,承认那是自己的身体,又断言杯里的混合物(葡萄酒)的是自己的血呢。(Against Heresies 4:33–32)

“If the Lord were from other than the Father, how could he rightly take bread, which is of the same creation as our own, and CONFESS it to be his body and AFFIRM that the mixture in the cup is his blood?”(Against Heresies 4:33–32)

3. St Justin the Martyr/圣游斯丁(100-165 AD)

教父:殉教者游斯丁,他是2世纪最重要的护教主力之一,165年在罗马殉教。他来自当时罗马帝国最繁荣的经济和哲学中心亚历山大港,原本是一位哲学家,对犹太教一无所知,父母都是异教徒,后皈依基督教。他一生致力于提供各种伦理和哲学论据来试图说服罗马皇帝安东尼放弃对教会的迫害,从而留下了大量的希腊语书面著作,是研究早期教会史的重要文献。

以下是他在First Apology(第一护教辞)中所述:

“我们称这种食物为”圣餐”,除了那些相信我们的教义是真实的,并且已经通过为了赦罪和重生而施行的洗礼而洗净身心,以此遵守基督的教导的人,其他人都不被允许分享它。因为我们所接受的不是普通的饼和酒,而是因我们所学的教义——即耶稣基督我们的救主为了救赎我们,通过天主的话语而降生成人,从而具有了血和肉同样,这种食物经过他所制定的祷辞而变成了”圣餐”,通过它的质变——即那成为真人的耶稣的肉体和血我们血肉之躯得以被滋养。”(First Apology 66)

“We call this food Eucharist, and no one else is permitted to partake of it, except one who believes our teaching to be true and who has been washed in the washing which is for the remission of sins and for regeneration and is thereby living as Christ enjoined. For not as common bread nor common drink do we receive these; but since Jesus Christ our Savior was made incarnate by the word of God and had both flesh and blood for our salvation, so too, as we have been taught, the food which has been made into the Eucharist by the Eucharistic prayer set down by him, and by the change of which our blood and flesh is nurtured, is both the flesh and the blood of that incarnated Jesus.(First Apology 66)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第一护教辞》的写作背景,当时教外的吃瓜群众以为基督徒的圣餐礼是某种邪恶的吃人仪式,因此St Justin写了这篇护教辞来给罗马皇帝解释圣餐的真实涵义。我之所以多说这一句,是因为这是一个明显的历史证据——在2世纪的罗马帝国,圣餐礼被广泛地误解为吃人的仪式,正体现了在初期的教会中,圣餐被坚信为耶稣真实的身体和血。更可贵的是,文中记录得很详细,这种饼和酒的“质变”是通过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所制定的祷辞而实现的。(St Justin的这篇文献中大量详细记录了初期教会的宗教仪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自行阅读,在此可以做个小科普:初期教会的整套仪式和我们现在的弥撒流程基本一致。)

4. St Cyril of Jerusalem/耶路撒冷的圣西里尔(313-386 AD)

圣西里尔是4世纪的耶路撒冷主教,并且参加了公元381年的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他也是一位驳斥异端的主力教父。

以下是他在Mystagogical Catecheses (关于圣体圣事的论述)中所述:

“因此,它不是一个代表(基督的)身体的形象,而是(他的)身体本身,以及与之结合在一起的血也同样。……以一种无法用语言来理解或解释的方式……正如饼和酒不是一个象征物,而是基督的身体和血一样,我也明白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些东西不仅仅是象征物,而是基督的肉和血,正如他所宣称的那样。……就像Moses的杖变成了蛇,埃及的水变成了……面包和杯也具有基督的身体和血的本质。”(Mystagogical Catecheses L. 4)

“Therefore it is not a figure typifying the body, but the body ITSELF, the blood too, united with it….For in the same manner as the bread and wine are not a figure, but the body and blood of Christ, so also do I apprehend that the elements lying before us are not figures merely, but the very flesh and blood of Christ, according to His declaration….as the rod of Moses was turned into a serpent, and the water in Egypt became blood…the cup partake of THE VERY NATURE of the body and blood of Christ.(Mystagogical Catecheses L. 4)

在这一段话中,St Cyril讲解了基督的圣体圣事,并阐明了圣餐的实质是基督真实的身体和血。在篇文章中,他还强调一旦圣餐礼中的祈祷辞被宣读,饼就成了基督的身体。

5. St Ambrose of Milan/圣盎博罗削 (340-397 AD)

这位我想不用介绍大家都很熟悉了,正是我们亲爱的米兰主教盎博罗削,圣奥古斯丁的老师,伟大的教会圣师和哲学家,早期用拉丁语写作的西方教会神学家,为教义阐释写下了许多的文献。

他在On The Mysteries (论奥迹)中所述如下:

“也许你会说:‘我看到了别的东西,你怎么能确定我是领受了基督的身体呢?’那么我们只需要证明它就行了我们可以使用多少例证来证明这一点……基督在那圣礼中,因为那就是基督的身体(On The Mysteries 9:50-58)

“Perhaps you may be saying, ‘I see something else; how can you assure me that I am receiving the body of Christ?’ It but remains for us to prove it. And how many are the examples we might use!. . . Christ is in that sacrament, because it is the body of Christ.(On The Mysteries 9:50-58)

这段论述也说明在盎博罗削的年代,已经有一些信徒因为眼睛所无法看见质变而感到困扰,也许有异端会质疑圣餐的质变,但他不仅解释了大量的圣经来证明,还在此非同凡响地指出——基督就在那圣礼中——换句话说也就是在圣餐礼中基督以完整的身体和血存在。

6. St Augustin of Hippo/希波的圣奥古斯丁 (354-430 AD)

来了,我们的圣奥古斯丁虽迟但到!没错,最后出场的教父就是他。我想不用我多做介绍,他算是基督教最著名的支柱型神学家之一了,如果您不知道这位那赶紧去忏悔亭排队吧(开玩笑)。

以下是他在布道词中所述:

“我向你们这些已经受洗的新基督徒们保证布道中我会解释主的晚餐的圣事……你们在祭坛上所看见的饼,已经藉著天主的言语成圣了——就是基督的身体那杯,或者更确切地说,那杯里的,已经藉著天主的言语成圣了——就是基督的血(Sermons 227)

“I promised you [new Christians], who have now been baptized, a sermon in which I would explain the sacrament of the Lord’s Table. . . . That bread which you see on the altar, having been sanctified by the word of God, is the body of Christ. That chalice, or rather, what is in that chalice, having been sanctified by the word of God, is the blood of Christ.”(Sermons 227)

“你看到的是饼和圣杯,这是你自己的眼睛反馈给你的,但你的信心迫使你接受的是,饼就是基督的身体,圣杯就是基督的血。”(Sermons 272)

“What you see is the bread and the chalice. That is what your own eyes report to you, but what your faith obliges you to accept is that the bread IS the Body of Christ, and the chalice IS the blood of Christ.(Sermons 272)

同样,奥古斯丁和他的老师相似,也对信徒们眼睛所看不到的改变做出了明确的回应——对于基督的奥秘,不能总想着用肉体的眼睛去看,而要用信心去看。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他还特地对新皈依的信徒们以绝对的语言保证:那饼和那杯中之物(他好严格)就是基督真实的身体和血。

 

到此,我们列举了六位从1世纪到5世纪的教父们对于圣餐礼的辩称,我想圣餐就是基督真实而完整的身体和血已经毫无异议了。我另外指出,此处我仅列举了六位我认为非常有代表力和说服力的教父,而对同一主题做出过同样论述的早期教父们还有很多,比如Clement of Alexandria(亚历山大的克雷芒), Tertullian(特土良), Hippolytus(希坡利达), Origen(奥利金), Theodore of Mopsuestia (狄奥多若)等,这些教父中有些是宗徒的门徒的门徒,有些是重要的早期主教,有些是著名的早期神学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自行搜索。

另外,在全基督信仰界都认可的第一次尼西亚大公会议(Council of Nicaea I),和5世纪的厄弗所大公会议(Council of Ephesus)中,都对圣体圣事中基督真实的身体和血做出了明确的阐述。我引用厄弗所会议的原文如下:

“我们必须加入这一点:…我们在教堂中献上不流血的祭品,然后进行被圣化的奥妙的感恩接受我们救主基督的圣体和宝血我们领受的不是普通的肉身——天主作证不是一位经过祝圣圣言结合普通人类,或带有神性寄宿的人——而是真实的生命的赐予者,是真正的圣言自己确凿的肉身。因为他按照自己作为天主的本性是生命,当他与自己的肉身结合时,他也使之成为赐予生命的。” (Session 1,Letter of Cyril to Nestorius)

“We will necessarily add this also. … we offer the unbloody sacrifice in the churches, and so go on to the mystical thanksgivings, and are sanctified, having received his holy flesh and the precious blood of Christ the Savior of us all. And not as common flesh do we receive it; God forbid: nor as of a man sanctified and associated with the Word according to the unity of worth, or as having a divine indwelling, but as truly the life-giving and very flesh of the Word himself. For he is the life according to his nature as God, and when he became united to his flesh, he made it also to be life-giving.” (Session 1, Letter of Cyril to Nestorius)

 

到此还没结束,最后一点点,我得为我的圣人圣托马斯(St Thomas Aquinas)的排面站个台,在他的《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第三章关于圣餐礼中饼酒的质变做出了非常非常详细的解答。其中他首先确认了祝圣的饼酒就是耶稣本人的身体和血,而他毫无疑问也大量引用了以上我列举出的早期教父们的论述来作证这条教义。此外,他还运用哲学的方法解释了“饼和酒是怎么变成基督的身体和血的”,换句话说,就是这种质变的方法。这也就回应了盎博罗削和奥古斯丁的信众们的困惑——我眼睛看不见,我怎么能理解这种质变呢?没错,他用哲学的方法回答了如何理解这种质变。但这并非本文的主题,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会在以后的文章中讲述他的论证。

 

最后我以神学家J.Newman(1845)的一篇论文作结论:所有我所读过的教父,只要他们提到了圣餐的教义,都把它视为参与了基督的真实身体和血,没有人将其视为仅仅是一个纪念过去事件的仪式。没有一个人使用过这样的表达:如‘只是饼和酒’或‘基督的身体和血并不在场’。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事实。这不能仅仅解释为由于早期没有异端邪说,因为关于圣餐的教义也存在过异端邪说而且这些异端出现在教父们开始正式辩论这个教义之前。…他们与任何后来时代的教会一样,理解并感受到了他们从主的宗徒那里接受到的教义。同时,这也不能仅仅解释为教父们在表达意思时不够清晰和一致。相反,我怀疑是否有任何一项福音的教义像圣体真身教义一样,在教父们的著作中如此一致,甚至包括如此详细的细节。(论基督教教义的发展:第六章/Essay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ristian Doctrine, 内容为本文作者自行翻译)

因此,这并非是什么天主教会在中世纪发明出来的概念,或者天主教会所谓“自己所坚持的解释”,而是从最开始——1世纪——至今一致的理解。所以不要再否认耶稣讲了n遍的、他真心希望你能相信的奥秘了。也不要“我觉得圣经该这么解读”,不要你觉得,要主和他的圣徒们觉得。

坚持“象征论”的新教徒们必须要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于某些改革的教义,和对于圣经的“新解读”,你无法找到任何5世纪以前的相似论述来支撑。——那也就是说,你无法找到任何初期教会的信仰依据,这是一个16世纪才被创造出来并大为宣传的概念。你也许会说天主教和东正教为什么这么执守传统,那是因为对于核心教义进行修正主义地“改革”必须得是非常谨慎非常有把握的。所谓“传统”其实乃是传承自宗徒时代的教导(对于这个主题我又能写好几篇圣经依据),以确保这是基督和圣神首先教给宗徒们的东西,宗徒们又教给他们的门徒和信众。

最后我要特地声明:虽然我在教义上不认可,但我绝没有攻击新教好兄弟的意思,我只是针对一个教义的争论提出客观的历史依据。但我确实想提醒,如果一个教义只是某位牧师个人的解释,你如何能够知道在林立的教派中这位或那位的话是正确的?毕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St Ignatius却说尽管人是复杂的,但真理是非黑即白的。轻易地否定能够追溯到两千年前初代教会就记录的教义,而自己祝圣自己的解读,我个人认为乃是一件非常危险的行为。

 

曾经我为我们的主在某些教堂的星期日中降临了,却寂寞地发现没有一个人礼拜他而感到很难过。后来我询问我们的神父,他告诉我说,如果新教拒绝相信那是基督真实的身体,那么在仪式中的饼其实并没有变成基督的身体,本质上还是一个饼(理由之一好像是缺乏正确的祝圣仪式),嗯,那我就放心了(笑)。

所以,在下一次弥撒中,当你听见司铎祝圣完饼和酒,你是否应该低头朝拜那降临在祭坛上和你心里的主耶稣呢?

我觉得当我们理解了圣餐质变论之后的感觉会很奇妙,那就是当你知道2000年前行走于近东一带的拿匝勒人耶稣,直到现在还与我们在一起。在世界各地的教堂中,在钟声和焚香的烟雾中,他就在那里。他确实是信实的——“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窦福音28:20)

【如果您认为本文有用请分享给更多的人,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很重要。更多神学文章或疑问反馈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圣托马斯如是说”】

 

版权声明/Copyrights: 本文引用翻译自作者本人,参考自各文献英文译本;本文转载或二次上传需注明原作者。

 

学术参考:

John Newman (1845), Essay on the Development of Christian Doctrine, Published by: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 (Indiana), Copyright Date: 1989

Matt Fradd (2020), What Early Christians Believed About The Eucharist, Posted by Pints With Aquinas on Youtube

已有0人赞赏